“十三五”期间道路崎岖
中国增速恐跌穿4%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面临的风险,是中国是否能从中等收入国家转变为高收入国家。

在中国领导人与债务上升、工业产能过剩以及臃肿的国企所带来的挑战较量之际,他们势将下调下个五年计划的经济增长目标。

彭博调查的16位经济学家中,有超过三分之二的经济学家预期,在2016至2020年期间,平均每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将被设定在6.5%或以下,低于之前五年7%的目标。

四分之一的经济学家表示,在下个五年期间的某个时候,经济同比增长将下滑至4%以下——也许不是经济硬着陆,但对于在过去30年,平均增速约在10%的经济体来说,不啻为猛烈冲击。

自邓小平20世纪70年代实施对外开放以来,“十三五”必将成为首个经济增长低于7%的五年计划。

中国政府将在10月份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后宣布研究制定十三五规划,然后于明年三月份,在一年一度的人大会上正式通过。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面临的风险,是中国是否能从中等收入国家转变为高收入国家。

诺贝尔奖得主迈克尔史宾斯(Michael Spence)表示,只有五个经济体,实现了从中等收入到高收入的转变——日本、韩国、台湾、香港和新加坡——同时维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

研究制定“十三五”规划的时间,恰逢对中国经济增长前景担忧加深之际,之前中国股市暴跌和8月份人民币意外贬值扰乱了全球市场。

调整经济结构避免冲击

瑞穗证券驻香港首席亚洲经济学家沈建光说,主要挑战是如何实现这种经济增长速度,同时调整经济结构,避免冲击。

了解十三五规划初步讨论的知情人士今年早些时候称,中国或将硬性增长目标由7%降至6.5%至7%的区间内,并使之成为灵活的指导目标。

优先考虑人口政策

鉴于预期中的人口下滑,中国还考虑将人口政策提到优先位置。

彭博调查的16位经济学家中,有11位料中国在十三五期间经济增速,不会下滑至4%以下,同时,法国兴业银行驻巴黎的中国经济学家姚炜料有30%的机率会硬着陆。

今年经济增长可能连续第四年低于8%,这是自1971至1974年以来从未有过的。

只有一位经济学家——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驻东京的西浜徹——料中国维持7%的经济增长目标,四分之一的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将采纳6.5%至7%的目标区间。

六位经济学家表示,中国不会实现预期为该期间设的增长目标。

牛津经济研究院驻香港的亚洲经济负责人高路易(Louis Kuijs)表示,事实上,中国决策层认为仍有空间使用宏观政策来促进增长,使得未来两年不太可能会硬着陆。

他说,鉴于储蓄率达50%以及留有充足的宏观政策空间,中国政府如果真的很想实现目标,就能够实现经济增长目标。

成功还是滞缓?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所副主任詹姆斯(James Laurenceson)说:“这个五年规划及其结果,将决定习近平和李克强的领导是与经济成功还是经济停滞相伴”。

今年经济增长可能创25年来最慢增速,彭博新闻调查的经济学家预测,第三季度经济增速下滑至6.8%。

建立更有活力民间经济

中国政府面临的制约因素,包括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萎缩、既得利益团体反对以市场为导向的改革,以及海外对中国出口的需求疲软。

要获得成功,中国产业需要向更具创新力、价值链更高的方向转变,中国需要允许国企破产,并建立一个引导资本流向更富活力的民间部门,而不是死气沉沉的国企的金融体系。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研究中国政治和金融的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说:“这个五年规划,很可能将包括很多关于将中国转变为高技术、创新型经济体的措辞,然而,中国经济面临的中心问题,仍然为是否允许臃肿的国企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破产,以及国企是否将继续获得政府和银行的优待。除非这些关键议题得到解决,否则中国将继续掉入中等收入陷阱。”

野村控股驻香港的首席经济学家赵扬说,为实现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以及人均收入从2010年的水平翻番的目标,习近平和李克强需要维持经济增长每年在6.5%左右。

别理会怀疑论调
中国实际经济规模可能更庞大

别理会那些怀疑论调 中国实际经济规模可能大于所想

中国下周一就要公布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数据了,一如以往,有关中国经济数据真实性的怀疑论调又将再次浮现。

一定还记得比尔葛罗斯的新兴市场“神秘肉”之说吧?

更喜欢铁路运输指标

此外,李克强在就任总理之前也曾表示,他并不依赖官方统计数据。

他倒是更喜欢用铁路货运和用电量等指标来判定经济活动状况。

这么说,中国会不会又一次打出虚夸GDP的牌呢?

非也,实际情况可能正好相反,世界最著名的新兴市场投资家麦朴斯如是说。

麦朴斯是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基金的新兴市场业务董事长,他最近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说:“我知道围绕数据是否真实、是否真的是7%等问题会有很多争论,但是我们的数据表明,7%是最起码的水平。”

偏远经济数据或误传

“我们认为,由于中国正经历从制造导向型向服务导向型经济的转型,经济中有很多东西在统计时并没有被计入。”

这一观点与Rhodium Group分析师9月份为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撰写的一篇报告中的观点不谋而合。

他们在这份200多页的研究报告中称,中国的GDP统计方法很大程度上,与国际通行做法相符,有关数据纯属编造的说法完全是种“误传”。

不过,他们同时也承认,中国的统计数字及其透明度“有时也会受到政治利益的影响。”

实际规模大于官方数据

分析师们在研究中发现,中国的经济实际上大于而非小于官方数据所显示出的规模,服务业最难衡量,房地产在经济中的比重也要大于当前数据表现出的表象。

提早成最大经济体

规模很重要。若是实际经济规模更大,则中国的债务相对于GDP的比例便没那么可怕了,单位工人产出,以至于劳动生产率,也就会显得更为健康。

GDP的能源密集度也会因此而有所改善。

再者,那也就意味着中国会早两三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

不过也不全是好消息,报告作者丹尼尔H罗森(Daniel H. Rosen)和贝贝包(Beibei Bao)说:“以当今这样更为先进的经济结构,中国要想实现更高速度增长难度也将加大。”

至于周一的数据,经济学家预计政府会说截至9月的三个月GDP同比增幅减缓到了6.8%。这也是2009年以来的最低季度增速。

那不会改变麦朴斯的观点。“经济转型肯定是在按部就班推进,而且定会取得成功。”

中国正经历从制造导向型向服务导向型经济的转型。

来源:彭博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