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狂撒巨资满足需求
亚投行钱进东盟基建

中国基建业期望更快走向国际市场,图为中国铁路总公司在印尼雅加达举办了“中国高速铁路展”,向各界介绍了中国高铁的发展历史和技术优势。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AIIB)于2014年10月24日正式启动。

2015年,有57个国家成为亚投行的意向创始成员国。在这些国家中,包括了亚洲、欧洲、拉美、非洲及大洋洲除美国和日本以外的主要国家。

2015年6月29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署仪式在北京举行,亚投行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的财长或授权代表出席签署仪式,已通过各国国内审批程序的50个国家正式签署了这份协定。

各方商定将于2015年年底之前,经超过四分之三的国家批准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即告生效,同时亚投行也将正式成立。

2015年8月24日,在筹建亚投行第六次谈判代表会议上,前任中国财政部副部长、现任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当选为亚投行候任行长。

根据亚投行的有关规定,亚投行正式成立后,将在首次理事会上,将候任行长选为行长。

金立群

基建完整行业链走向国际

亚洲经济约占全球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一,是当今世界最具经济活力和增长潜力的地区,拥有约占全球六成的人口。

但亚洲的基础建设资金十分有限,一些国家的铁路、公路、桥梁、港口、机场和通讯等基础建设严重不足,这在一定程度上严重制约了亚洲经济的发展。

面对巨大的基础设施投资,现有的传统多边贷款机构并不能提供如此巨额的资金。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每年能够提供给亚洲国家的资金大概只有到200亿美元(约829亿令吉),远远无法满足巨大的资金需求。

由于基础设施投资具有资金需求量大、实施的周期长、收入流不确定等因素,私人企业大量投资于基础设施的项目有难度。

而印尼、缅甸和越南等较为落后的亚洲国家,更急切渴望得到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

全球第三大投资国

另一方面,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三大对外投资国,经过多年的发展和积累,中国在基础设施装备制造方面已形成完整的行业链,同时在公路、桥梁、隧道、铁路等方面的工程建造能力在世界上也属于前列。

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相关行业也期望更快地走向国际市场。

可惜亚洲各经济体之间缺乏高效的多边合作机制,缺乏有效的将高额资本存量,转化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机制。

基础建设资金有限,严重制约了亚洲经济发展。

公私合推亚洲经济一体化

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是一国经济增长的原动力,也是地区经济发展的纽带。

此时,亚投行的产生对于促进亚洲国家的经济发展与区域经济一体化具有重要的意义。

首先,创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通过公共与私人部门的合作,能有效弥补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缺口,推进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建设。

其次,通过基础设施的项目,有利于推动亚洲地区经济增长,促进私营经济发展并改善就业。

威胁亚银世行

再次,亚投行可以帮助亚洲国家在融资体制改革方面取得更大的进步,比如通过提供平台将本地区高储蓄率国家的存款直接导向基础设施建设,实现本地区内资本的有效配置,并最终促进亚洲地区金融市场的发展。

亚投行的建立将弥补亚洲国家,特别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在基础设施投资领域存在的巨大缺口,也同时减少亚洲区域内的资金外流。

但是,亚投行的成立也使得亚洲发展银行和世界银行产生了危机感,特别是日本主导的亚洲发展银行对亚投行颇多微词。

实际上,在亚洲区域内能够增加一个专门的金融机构来提供专项基础建设资金,这个结果显然是利于多数国家,因而也是乐见其成。

亚投行通过公共与私人部门的合作,有效弥补亚洲基建的资金缺口。

促进东盟经济

东盟十国都是亚投行的意向创始成员国,除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泰国外,其它各国均已经签约正式加入亚投行,成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

亚投行作为促进东盟—中国互联互通和经济一体化的重点项目,在东盟国家得到了积极的响应和广泛的支持。

同时,亚投行也将进一步促进东盟国家的经济增长与发展。

中国—东盟自贸区全面升级以后,双边经贸联系更加密切。

助力一带一路

建设“一带一路”建设显然会成为亚投行的重点投资目标。

“一带一路”沿线多为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具有较大的潜力。

工业和城镇化加速

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的加速,未来这些沿线国家基础设施投资的需求也将极其旺盛。

而由于东盟地处海上丝绸之路的十字路口和必经之地,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首要发展目标。

独特的地域优势将有利于东盟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和中国等周边国家的合作,促使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整体发展。

此外,亚投行的建立还将加速基础设施由海、陆、空领域向金融和网络信息领域的全面发展,丰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内涵。

双边自贸区升级

东盟国家基础设施的完善将有助于提升东盟区域内部及中国与东盟经贸合作的层次和水平,中国是东盟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和出口目的地。

在2014年11月的亚太经合峰会北京会议上,中国正在积极推动实施自贸区战略,开启亚太自贸区进程,而亚投行的设立将为各类自贸区的建设提供更加开放的合作平台。

在2014年中国—东盟自贸区全面升级以后,双边经贸联系更加密切,东盟国家的进出口贸易水平也得到了不断增长。

带动领域合作

而随着亚投行的设立,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升级也将带动金融、医疗卫生、教育等领域的合作发展,扩大原材料、能源、技术、设备等生产性消费的双边需求。

苏海米

契合一带一路机遇
大马力推铁路建设

大马政府历来比较重视基础设施的建设,但是铁路建设是我国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一个瓶颈。

直到2012年,政府才逐渐开始重视这个长期以来欠缺投资的领域。

政府计划在2013年至2020年期间,用于铁路基础设施工程的总值将达到1600亿令吉,包括马新高铁、金马士至新山双线铁路、新山至新加坡轻轨线等铁路规划。

马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苏海米认为大马加入亚投行后,会为国内基础设施建设的发展提供新的资金来源,同时又将促进东协与中国的互联互通,带动整个区域的经济增长。

构成立体交通模式

此外,大马政府大力推动的铁路设施建设,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建设十分契合。

由于交通和物流是推动和整合东协地区单一市场和生产基地发展的主要动力之一,我国的铁路建设将提高和扩展东盟国家与中国的联系,进一步惠及周边各国。

而大马的铁路在未来也将与东盟各国的铁路、公路、港口和机场相连接,构成一种立体的交通发展模式。而亚投行无疑将成为推动这一切发展的背后动力。

结论

亚投行的设立对于亚洲国家的经济发展与区域经济一体化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亚投行的成立也将进一步推动东盟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国际经贸发展,这也将更进一步的加速东盟经济共同体(AEC)的发展,为全面推动东盟地区经济一体化助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