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言不由衷/陈俊安

1994年,台湾作家龙应台写了〈幸好我不是新加坡人〉,文中铿锵有力的说:“给我再高的经济增长、再好的治安、再效率十足的政府,对不起,我也不愿意放弃我那一点点个人自由与民主。”

这是个良心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告白,尽管惹了众怒,但她始终没有为说过的话道歉或修正。

21年后的今天,龙应台将踏足狮城,10月25日在新跃大学作专题演讲。然而在受访时重提这往事,她却坦诚表示,根据她“粗浅的印象里”,狮城政府改变了很多,“以开放赌场,对同性恋态度友善多了”作为例子,说明政府比以前更宽容,是一种“多元的呈现”。

这样的说法突显她圆滑、言不由衷。

某些议题视而不见

她以为开放赌场、友善对待同性恋的例子就能说明政府宽容多了吗?赌场与同性恋课题,都代表了与传统社会伦理道德不符,与价值观抵触的东西、说宽容的话,还有什么例子可举呢?鞭刑吗?死刑吗?禁口香糖吗?对青少年罪犯过重刑罚吗?而对政治异议者的压制呢?对新媒体的严控呢?即使认识“粗浅”,恐怕这些议题不应该是个作家、文化部长、良心知识分子视而不见的吧?

不过,替龙应台想一想,也就释怀了。

龙应台早就不是写《野火集》那个龙应台了;自从她参政,当过马总统内阁的文化部长之后,她的棱角早就磨平得差不多了,良心知识分子的尖锐、敢怒敢言也消淡了。

龙应台曾经说:“若拿狮城与台湾作对比,两者之间,自由指数相差很大,狮城的自由,大家公认太少;台湾的自由,大家公认太多。”

既然如此,来到狮城作客,谨言慎行,恐怕是龙应台的态度吧?我们也就可以理解她为什么言不由衷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