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色燕子楼/少点惊吓也不行

《碟仙碟仙》

也真纳闷,八月中秋都过去了,恐怖鬼片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港片《碟仙碟仙》标榜所谓三大老戏骨飙戏,似乎颇有看头,谁知不过是绰头。那4个年轻人的部分才属主戏呢。当中稍有名气的应是庄思敏和沈震轩,可这些电脑公司合伙人争吵不和的情节,让人惊诧于那演技之薄弱,心想这应是导演之过失了——不擅表演,就该藏拙,而不是拖沓累赘的让画面“冷场”下去——尤其片首更不可让戏味如此一泻千里。

我此刻不禁要展开怀旧之旅,远的不提了,《幽灵人间》剧情曲折,却也层次分明,气氛浓郁,当中有世间人性流露,而非专注的刻划鬼魅之可怖——但我获悉黄柏基导演曾在彭氏兄弟底下工作,谜底揭开,也就无甚意外了。

彭氏鬼戏几近“黔驴技穷”,何况是继承彼等风格者?但黄亦有其小聪明,庄思敏一角怀孕,之前曾堕胎,于是疑神疑鬼,在女厕里耳闻婴儿啼哭,一格格去拍门打开,营造惊吓效果,倒是可怕——等而下之的,则包括坐小巴车窗,目睹跳楼鬼一再重复坠楼、爬起、骨骼扭曲、狞笑等几个步骤,更不必提那从鬼片移植过来的女学生幽魂。

《碟仙碟仙》

邵音音入型入格  
鲍起静粉艳诡异

邵音音饰演的兰姑还是有戏可演,比起罗兰的“蜻蜓点水”亮相,她可谓尽职到底了,开香烛铺子,还身练道术,为断绝女鬼纠缠,设下假死重新生的办法,可惜过程草率,看来并非有所考据,其实创作一套让仇人以为对方己死的道术不算难吧……如果巨细靡遗,似模似样,难保不就是《人吓鬼》系列之延续,那种民间乡野传说的鬼怪斗法,如今依旧断根,被所谓魔法奇幻等青少年类型所取代。 

邵音音老运亨通,现今则以其奇特面相,扮演江湖底层草根婶婆,鹅颈桥下打小人,历经风霜,抽根烟,人生格言一套一套的——也便入型入格了。

更奇的是鲍起静,《天水围的日与夜》走的是主妇路线,敦厚温顺,懂得人情世故,恤老怜贫,很有红尘开出一朵莲的意境,可近年出演《僵尸》一角,却反而创出某种阴森狠毒的格局来了,平素亲切和霭,说到底执念很重,随时爆发开来,会做出不明所以的可怖事情。

这种临末转换戏路的,最好看,你以为我技穷至此?还早呢,一个落差对比,也就把人吓得一楞一楞的。鲍起静演的黄太,阴森得可以,昏暗大厦里涂得粉艳,那种颜色其实诡异,淡定谈笑间自有一股邪气,可其戏分少得很,挽不回整部电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