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中求同还是中意求财?/郑喜文

民政老大马袖强说,国阵出现一党独大的现象并不健康,惟盟党之间偶尔持有不同意见的现象是健康的。

话锋一转,他开始抨击916大集会“挑起种族情绪”,随后还提及26亿的政治献金,并自豪的说当每个人都在讲讲讲的时候,民政已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去研究这课题,并在上个月向政府提呈了一份备忘录,要求管制政治献金不止,还提倡不应该接受匿名捐款等。

说了那么多,有哪些是你不懂的?

现在大概只有忙着逃亡的街狗不知道政治献金不能被存入私人户头,惟全世界都知道“事件中的主角一点事也没有”。

容许对方变动种族课题

不知马老大的看法又是如何?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等调查报告出炉嘛!谁人去调的都被人调了,结果,现在调了个自家人——巫统云冰国会议员哈山阿里芬去当国会公账会主席,这个做法是否又要“异中求同”?

管你求同存异还是异中求同,反正这当中的“同”,是自己求回来的,人家似乎不是很在乎你是否在乎,只要你不对外抨击“自己人”,大概就相安无事,不然下次不给你上阵,或立马把你拉下马,句号。

而那当中的“异”,是容许对方的民族煽动课题,漠视对方对自己的漠视,以及纵容对方的无法无天——他们的一党独大,就是你半寸半寸的“求同”给求出来的。

在台上抨击916又如何?直把矛头指向首相才是,竟选择在马来西亚日如此善待政治恶棍,还大赞对方和平——尽管指了又如何?那只是战争的开始,所谓独大的盟友马上就会让你四面楚歌,你如何盘旋到底,对方如何跟你谈判,划下底线才是“异中求同”。

副揆不是放话了么,国阵与内阁部长已做好迎接下周的国会,他们知道反对党一定会挑起一些课题,而他们早已准备好答案。

单方面异中求同是妥协

“当然,他们是不会满意的,因为他们是反对党。”

这就是异中求同吗?

课题之所以称之为课题,乃是因为它在国会被反对党挑起来之前,早已是个课题,如高速大道,它被挑起是为了解决民生,而不是争执;国阵要回答的,要给予交代的对象是人民。

民政是否又认可副揆的观点?为何每每都得耗一年半载去发表过时言论,而还不能辛辣直爽一点呢?

单方面的异中求同,是自我调整的妥协,是挨打的苟延残存,呈什么备忘录,被否定了又继续“异中求同”咯?只怕在求的只有你自己?

没有斗争的求,应该称之为“中意求财”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