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申遗”风波/陆培春

有人说,中日两国同文同种,但围绕日军侵占南京后的残暴大屠杀,双方称呼不同,中方称“南京大屠杀事件”,日方称“南京事件”。“大屠杀”三字不见了,完全无法显示该事件的特性与严重性,好比一般交通事故,365天天天都有,见怪不怪。显然,那是日人战争观与历史观有缺陷,不承认战争罪行,导致双方表述矛盾丛生,也成为两国这几十年来难以和睦共处的要因。

近日中国成功让《南京大屠杀档案》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不满情绪空前高涨,马上表态反对,除指“暗箱操作”、缺“公正性和透明度”,强烈要求“改革”相关评选制度外,还以考虑停止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供经费为威胁手段,企图要抹杀中方的成果。

威胁削减联国经援

不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即刻反驳:“日本对教科文组织公然威胁令人震惊,完全不能接受。”财大气粗的日本以为钱可使鬼推磨,可以威胁削减经援达到歪曲历史的目的。但历史是铁一般的事实,谁也不能抹掉,菅长官的威胁只会使日本丑态毕露,不得人心。日共书记局长山下芳生表示,日本主张没得到认可,就警告削减给教科文组织的经费,绝不会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同。

南京大屠杀是二战期间军国主义在华犯下的严重罪行,是国际社会公认的历史事实。当时在大本营的言论控制下,日本记者无法加以报道,把惨无人道、人神共愤的大屠杀真相告诉国民,以致他们被蒙蔽,一无所知,直至战后远东国际军事裁判在东京举行时,真相才逐渐显露,令日本人大吃一惊。

无数据推翻大屠杀

实际上,思想遭军国主义毒害的日军所到之处,大屠杀必接踵而至,给居民带来巨大灾难;当年新加坡沦陷才一周,日军便在岛内残忍“肃清”,李光耀年方18,身材魁梧,算是壮汉,幸好他够聪明,施计逃脱虎口,否则,该国便少了一名英明领袖。这场浩劫之下,官方认为牺牲者达5万之众。在星岛杀饱后,那批开口闭口说要解放东南亚的凶暴日军马上掉头北上半岛,凡华人聚居之地,必展开类似“肃清”的大屠杀,估计半岛殉难同胞为10万至30万,显然,其时马来半岛已变成一个“肃清半岛”,人们也称大屠杀,与南京大屠杀相提并论。

日本右派否定南京大屠杀的方法非常巧妙,招数高超,总是以人数不确,或对方数据可疑而全盘否定其存在,但未免武断,毫无道理,实际上,他们也搬不出推翻人家结论的数据或事实。前东京市长石原慎太郎甚至指中方说牺牲30万是撒谎。此外,教科书也只当注脚来轻描淡写,不想认真教育下一代。

在这次申遗风波中,日方则指中方“提交的申遗材料的真实性未接受专家验证”(中方也为慰安妇问题申遗,但不被接受,可见联合国并未胡来胡闹)。退一步说,若中方数字欠妥,聪明的日本人何妨暂时“忍辱负重”,保持沉默,不要太情绪化,等有了充分事实根据、“真相”出土,才平反也不迟,这样反而会赢得受害方面赞扬和尊重,化险为夷,不是更好吗?

缺乏勇气悔过自新

日本人把广岛与长崎的原爆惨案看作“世界记忆遗产”,并成功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承认。两地日本人死20万,悲惨至极,当然有资格申请。不过,当年日军在侵略战争犯下的罪行,特别是具代表性的南京大屠杀事件,同样也悲惨无比,日本人也应有勇气承认加害责任和接受这笔父祖辈留下的“负面遗产”,再善加利用于和平建设工作上,使之成为“正面遗产”,防止历史悲剧重演,日军再武力侵略他国。

“善莫大于知错能改”。战后70年,日本当权派对于战争与历史的处理手法,以及所采取的立场,其实仍停留在战前,与军国主义毫无二致,跟他们难舍难分,更缺乏勇气和胆识认罪、悔过自新,这样下去,“南京大屠杀申遗”风波是不会平息的,日本人永远无法获得受害者原谅和尊重,日本国也无法成为一个占领道德制高点的和平大国。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