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议士联合民间组织发动
万人签名抗议路费涨

灵南区也将发起抗议运动,参与者吁政府将2009年废除后剩余的另一边PJS2收费站也拆除。

(吉隆坡17日讯)继日前雪兰莪州社青团在白蒲大道(LDP)抗议过路费起价后,人民代议士及社区民间组织代表今天也分别在蕉赖9里及新班底PJS2收费站发起抗议行动!雪州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是于上午在蕉赖9里收费站进行示威,同时发起“万人签署”的抗议行动,反对大道无理涨价,该团希望能在10月31日前收集到1万个签名,展示民意。

有意签名者,可浏览面子书DAPSY Selangor。

参与抗议行动者指出,蕉赖加影地区有4个收费站,分别坐落在加影外环大道、新街场、蕉赖9里及蕉赖11里,随落实消费税后,市民已面对物价上涨,如今加上大道过路收费起价,让人民苦不堪言。

国阵违背大选承诺

他们也说,此次大道起价也显示国阵政府违背了大选时声称要降低过路费的承诺。

出席者包括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史里肯邦安区州议员欧阳捍华及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等。

市民:距离短新班底谷站收费不合理

来自八打灵再也南区民间组织也于今午在新班底大道PJS2收费站展开抗议大道起价行动。

新班底大道的轿车过路费方面,只有PJS2过路费仍保持原价1令吉,但新班底谷(Pantai Dalam)及PJS5过路费从1令吉60仙调涨至2令吉30仙。

不过,市民指出,从新班底谷收费站直到PJS2收费站,全程约2公里,距离很短,收费不合理。

灵南区也将发起大型抗议运动,以沿家挨户吁居民参与,以致函政府反对大道收费涨价,同时要求政府将PJS2收费站拆除。

出席者有灵南区国会议员许来贤、美丹花园区州议员哈妮查及诚信党全国青年团团长莫哈末沙尼韩占,还有雪兰莪人民福利与发展组织、元老改革组织及灵市议员等。

参与抗议集会者群起在蕉赖9里收费站展开签名运动,中为欧阳捍华。

浪费国家税收——欧阳捍华

政府应为人民提供道路使用的便利,而非让建设通过朋党转嫁给人民,或者让国家税收用在浪费公帑事项上,例如一马发展有限公司负债420亿令吉。

备忘录呈国会——雪州社青团团长●郑鸿杰

我们主要表达反对大道无理涨价,吁请国阵政府公布大道特许经营合约内容,我们也发起签名运动,并将备忘录提交到国会。

大道合约要透明——黄田志

耗资2亿7500万令吉建造的蕉赖加影大道,是于1995年签署大道合约,为期30年。

2002年,该收费站因为没调涨过路费,政府已赔偿了1亿493万令吉,当中有5900万令吉贷款加利息,于2003年及2004年已豁免。

蕉赖加影大道于2012年,废除了加影往蕉赖方向的9里收费站,以及蕉赖往加影的11里收费站,政府已支付1亿2055万令吉,惟大道合约的年限却延长至2045年。

我相信大道公司早已回本,估计收购大道公司需要大约1亿2000万令吉,政府为何不收购大道公司?

促检讨合约重组

我们不反对国家发展大道,也不介意要支付过路费,但我们要求透明的大道合约。

我们想了解,每次收费上涨是依据什么基础计算。

我们希望政府与大道公司能检讨合约重组,以其他的发展方式取代赔偿。

政府不顾民生——王建民

大部分位于雪隆地区的大道都调涨过路费,代表国阵政府已放弃城市选民。

但我在这里要提醒国阵政府,许多市民其实是在城市上班,但却是居住外围地区,当中包括马来区,政府不应抛弃他们的需要。

过路费调涨为城市与乡区人带来影响,生活费也会因运输成本开销上扬而上升。

驾驶者纷纷响应签名运动,以示反对大道过路费大涨。

参与者以吸血鬼造型揶揄大道过路费无理调涨,非常引人注目。

消费税用去哪?——莫哈末沙尼韩占

我们要知道政府把今年始落实的消费税用去哪里?为何仍无法阻止大道过路费大幅调涨?

另外,雪州政府旗下公司持有大道的少数股分,我们要求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针对大道收费表明立场。

避缴费市民宁塞车——许来贤

在灵南区许多市民为避开收费站,而经美丹花园、灵南二区及名家镇一带穿行到蒲种及金銮区,导致区内经常塞车。

新班底大道PJS2往吉隆坡方向收费站多年前已折除,而另一边的收费站也理应拆除。

雪隆区四面八方都是收费站,毗邻八打灵再也计有新巴生谷大道(NKVE)、西部疏散大道(SPRINT)、莎阿南大道(KESAS)、柯灵芝枢纽(Kerinchi Link)、白蒲大道(LDP)、联邦大道及新班底大道(NPE)。

大道特许经营公司每年都有收入,路上的车流量更每年增加,惟大道公司仍获准调涨过路费,对人民并不公平,而南北大道的收费站虽然没有调涨,但大道合约却延长至2035年。

大道合约延长

我们在今年9月就面对一马发展有限公司和26亿令吉“献金”事项,加上这次大道收费价涨,我们会提呈投首相不信任动议。

人民须表达意见——哈妮查

我认为,如果政府不调降大道收费,那就应由我们的国会议员在国会提呈不信任动议。

人民能如何避开大道收费?部长理应顾及人民福祉,但却有的部长回应,指收费站是给有能力者去负担。

人民需向政府提出他们对大道收费上涨的看法,反对大道收费对市民生活造成压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