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店诈骗手段不绝
200中国人拟赴港维权

购药材470港元被刷去3万港元卡数,王丽出示单据,希望香港海关助讨公道。

(香港16日综合电)香港药妆店、药材店等欺诈中国内地游客的事件不绝于耳,大批受害人近日就成立“苦主大联盟”维权,他们认为现在香港政府难监管不法商人,消委会又未能提供帮助,愤而称要到香港政府外举牌抗议。

香港《苹果日报》16日报道,有成功取回退款的中国人称:“要闹(争吵)就趁早去闹,不然越放他们越抵赖,要讨回公道还是只能靠自己!”

这个在中国聊天软件QQ成立的群组,截至昨晚已有超过200人加入,他们把自己的网名都改为欺骗他们的香港药房名称。不少“苦主”昨分享自己被骗经历,有的气上头来直指要去香港“闹一闹”。

苦主当中亦不乏高学历人士,成立群组的深圳曹先生本来就在香港大学得到商业管理硕士学位,岂料上月中还是在尖沙嘴药房被骗。

曹先生对《苹果》称,上月14日进入涉事药房,打算购买野生人参,标价688元(港元,下同,约370令吉),他连番询问店员是否688元一两,店员含糊其辞称“半斤等于8两你知道的”,随后另一名店员将8条人参直接切片,并向他收取5万4000元。

他大惊下问店员,店员才称是按钱计算,他不服理论,最后店家竟能大幅劈价至1万4500元,他虽不服仍付款。至上月底,连同另外两名疑在港购物受骗的同道中人再到店家理论,他对药房称自己“住在深圳,不怕打官司”,药房才愿意把1万元退回。

曹认为香港药房认定内地游客不会回来算账,才有恃无恐,他希望能成立群组,让有意到香港“维权”的苦主找到同路人结伴。

中国“十一”黄金周期间,香港的内地游客稀稀落落,一反常态。

中国客骂港人信用不再

另一名来自广州女游客称于星期日(11日)在同一家药房买花胶被骗近4000元,她指当时店内有4名壮汉出来,而她们只有两个女子,害怕起来只能付款离开,但对《苹果》讲述时气仍难消,“我们到香港购物,是付钱的,为何这样对我们?如果没了我们中国大陆人,香港的经济会到怎么样的情况?”

上海一名男游客于7月在尖沙嘴另一家药房被骗亦未能取回退款,他表示对香港彻底失望,觉得香港人以前“比较正直,而且很守信用”,想不到自己一时大意,就被骗了1万3000元。

一个北京游客在铜锣湾一家药房被骗后,则采取较积极的做法,选择留在药房门口,对每个想进药房的旅客讲述遭遇,迫使药房退款。

山东丁姓男游客到香港湾仔一间药房购物时,被药房职员游说购买补肝药材,买8 两仙人果及8 两凤尾草可送甘草,但事主原听到合共总值760 港元,遂答应购买。等到药材磨成粉后,始知刚才的价格是两种药每“钱”的价钱(一两等于十钱),帐单金额竟高达6万零800 港元,是预期的80倍!

苦主指港无保障消费者

中国内地“苦主群组”提及的行骗伎俩,大多都是在顾客未准备下,店员极速把药材切片或磨粉,然后价格“由斤变两”或“由两变钱”,不少苦主都指香港没有保障到他们,所以自己才走出来维权。

但其实上月香港有一宗案例,把行骗的店员判监20天。

东区法院上月审判一宗同类案件,该案亦跟深圳苦主曹先生遭遇的几乎如出一辙。案情指去年12月海关一名督察到铜锣湾的香港中西大药房放蛇,用普通话称要买补品,被告陈智恆售卖,售价为1180 元(港元,下同),督察问是否一斤,被告避而不答,只不断重复“香港是一斤16两算”。

督察称太贵,被告再介绍另一款花胶,折后价为704 元,督察指若704 元是一斤便买,被告重复一斤16两算后,便将花胶切碎,表示704 元是一两的价钱,总售价为1万1264元,督察即表露身分。

陈上月于庭上承认“作出属误导性遗漏的营业行为”罪,裁判官指罪行严重,判他入狱20天。

据报今年已经有7 宗同类案件,此案为历来第二宗判囚个案。

买470变3万  中国女讨公道

中国国庆黄金周青岛“大虾”宰客事件刺痛了王丽(化名)的神经,38元一份变38元一只引发全国热议,而今年7月,当王丽踏上人生第一次赴港之旅时,她未曾想到,等待她的竟是一个3万港元天价药陷阱。

目前,王丽依旧在等待香港海关帮她讨回公道。

王丽向记者讲述了事件的经过。今年7月25日,王丽和老公及儿子走进了铜锣湾骆克道的一家药房,男店员随即“热情”地招呼了他们,称其老公黑眼圈明显,相信是经常喝酒、晚睡,说话的同时热情地开出了药方:用凤尾草、三七花、三苓这三种药材调理肝脏。

热情的店员遭婉拒后不改热情,随即提出了购物有优惠,凤尾草470港元,其他两种药材免费赠送。这时王丽想到了自己患有肝病的弟弟正好需要护肝,问了数遍价钱都得到470港元的答案后,店员随即把一把凤尾草磨成粉,王丽则拿出了银行卡。

王丽回忆,当时一开始先刷了一张信阳银行的卡,但说余额不足,随后又用一张建行的信用卡,还是说余额不足,眼见刷了两张卡还没刷成,一位店员才告诉王丽总价不是470港元,而是3760港元,她当即表示太贵,店员则以已经磨成粉等各种理由表示为难。

本着认栽的态度,王丽拿出了第3张银行卡,在签完名那一刻,她才惊觉自己竟被刷了3万港元,此时她从店员手里拿到了那张写着8两/80钱3万7600港元的收据,后来店员又在上边标注“因客人带不够钱,所以原3万7600港元再打八折3万港元”。

不少中国游客喜欢到香港药店购物。

零售业恶化  商铺纷关门

估计连陈浩南(电影《古惑仔》主角)也不会想到,2015年10月的铜锣湾时代广场会如此萧条。

中国《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铜锣湾发现,某著名连锁珠宝品牌店铺门可罗雀,空荡荡的店内,只有员工聊天的声音。旁边的另一家店铺,由于租约到期已拉上了铁闸,令原本人流量已经急剧减少的铜锣湾显得格外冷清。

铜锣湾罗素街曾连续几年成为全球最贵零售地段,远超美国纽约第五大道及法国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但这一排名恐怕不久后将被取代,因为铜锣湾这种空荡荡的场景已经持续好几个月了,曾经的“铺王”上月租约到期后,已经空置一个月。

暑假到香港出差旅游的李艾(化名)称,随着欧美及日韩游的持续火热,同事和朋友已经很少会选择香港作为旅游和购物的目的地。

最贵“铺王”空置

2012年,罗素街成为全球每月商用租金最昂贵的街道,目前罗素街共有24间店铺,在今年3月,还有18间是销售珠宝、钟表及首饰等奢侈品,但最近,随着香港零售业情况的恶化,罗素街已经有好几家店铺关门大吉。

曾经有“铺王”之称的罗素街59号地下B1至B3号的铺位,目前也处于空置状态,这家店铺过去由英皇钟表珠宝租12年,主要销售卡地亚手表。铺位面积有1500平方尺,租金每月高达250万港元,平均尺租大约1667港元。一般零售商铺租金占营业额20%至25%左右,这意味着,要租得起“铺王”,每个月的营业额要超千万港元,平均每天的营业额要超过32万港元。

不过,根据香港媒体此前报道,这一店铺业主曾与英皇协商,由英皇以短租形式承租半年,直至明年3月,月租减至每月70万港元,与之前的250万港元相比,暴跌72%,但最终未能谈成。

香港著名购物区铜锣湾的中国游客摩肩接踵盛况已经不复见。

外国客只买廉价品  港名牌店惨淡经营

有分析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香港的零售业今年以来一直遇冷,与消费模式的改变脱不了关系,更多消费者选择在香港买一些平价的货品,不再青睐高价货品。

曜阳时尚国际总经理马颖钊称,今年销售跌得最厉害的是奢侈品、珠宝和钟表,下跌幅度有20%左右。

根据香港政府统计处每月公布的零售业销货报告,2015年8月零售业总销货价值同比下跌5.4%,至379亿港元,而前8个月合计的零售业总销货价值下跌2.2%。

其中下滑重灾区就是珠宝首饰、钟表及名贵礼物,今年上半年这一板块的销售总值大幅下跌15.9%,是自2003年以来零售业首次出现销售总值下跌的情况。

一名香港代购称,现在香港的平价货品非常受欢迎,在朋友圈卖香港的奢侈品销量很差,主要就是因为大家有了欧洲、日本代购的选择,不愿意在香港买这些奢侈品。除此之外,港元汇率持续走强也是一大原因。

过去一年,人民币对港元汇率一直走弱,跌幅达到3.51%,尽管跌幅并不大,但过去一年里,人民币对日元的汇率则一直走强,涨幅达6.61%,而人民币对欧元的汇率也在一年内增长了6.3%。

过去几年,港元汇率走弱是香港坚守“购物天堂”的重要优势。如今,在商品价格相差无几的情况下,日元和欧元的贬值让人民币在日本和欧洲的购买力变得更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