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骗财骗色远走高飞
妇女崩溃忍痛送走儿子

(安顺16日讯)同居男友骗财骗色后远走高飞,冷甲华妇精神崩溃而无力照顾孩子,忍痛把与情郎生下的3岁儿子交托安顺JAZ护幼之家护养。

母子分离的场面,令人心酸。

冷甲41岁华妇陈美丽,3年前在新山餐馆任职招待员时邂逅一名陈姓男子,堕入爱河与对方同居并诞下一子;岂料男子今年4月取走她及亲友一笔近100万令吉的财物后不知所终,令人财两失的华妇几近崩溃。

亲友也被骗钱

遇人不淑的陈美丽,除自己的毕生积储被骗个精光,亲友的大笔钱财也被骗走,受尽亲友责怪,面对极大精神压力。

安顺护幼之家在主席江顺进的率领下,今晨前往冷甲丽雅花园陈美丽住家,接走3岁孩子“小龙”(化名),陈美丽落泪送别爱子。

男友谎称投资酒店骗百万

陈美丽指出,在新山认识来自砂拉越的陈姓男友时,对方自称是某家酒店的股东,后确认他只是酒店职员;男友以投资酒店业引她入股,前后共付给对方8万令吉,还有身上的金饰也全数奉上。

“我在甜言蜜语之下与他同居,4个月后怀孕;孩子在新山私人医院出世,我要求为孩子申请报生纸,他却以不同的借口拖延。当时,我已经辞职。

“不久,我和他一起回冷甲住家。不料,他竟借机会游说我的亲友投资酒店业,几名亲友总共交出约100万令吉的投资金额;之后,我们一起回到新山。

“今年4月,父亲中风,我再次带着孩子回返冷甲探望父亲,一个月后回到新山时,他已不告而别;由于男友失联,唯有在孩子的报生纸上只注明母亲的名字,父亲一栏空着,孩子跟我姓陈。”

陈美丽曾离婚,但不曾生育,这可能是申请小龙报生纸时受到阻挠。

母子曾遭掳

“男友失踪后,我唯有带着小龙回冷甲,并在一家酒楼工作,月入约1200令吉。单是保姆费每个月就超过600令吉,实难承担孩子的养育费。我又害怕自己工作而无暇照顾孩子,孩子会学坏,思前想后之下,只好把小龙送入护幼之家,希望他往后有更美好的前途。

“记得小龙不足一岁时,一天,我和他被乘两辆轿车而来的印裔男子强拉上车载走,亲友拨电给男友,在男友付款后,我和孩子才获得释放。我相信这件事与男友在外的活动有关。”

小龙(前)即将离开母亲陈美丽(右),护幼之家理事在门前与活泼可爱的小龙互动。站者左起为江顺进、彭时章、黄宗权、林新松及廖为宪;坐者左起为陈明华及连亚朱。

男友父亲拒插手

“男友失联后一直都没和我们母子联络。我曾就此事联络远在砂州的男友父亲,但对方态度强硬,表示这是我和男友的问题,与其家人无关。”说到伤心处,陈美丽数次掉泪。

“我会继续留在冷甲工作,得空会到安顺护幼之家探望孩子。孩子虽不大愿意入住护幼之家,但目前情况,相信这是最好的安排。”

陈美丽不断拭泪,亲自陪孩子坐上护幼之家客货车,母子分离的场面,令见者心酸。

陈美丽与男友失联前的甜蜜生活照。

江顺进:细心照料小龙

江顺进指出,小龙是护幼之家第32个领养的孩子。小龙活泼可爱,也很聪明,会细心照料和栽培,冀望他长大后能有所作为,有美好的前途。

“我们会先把小龙送去医院作身体检验,然后安排与护幼之家院内的孩子一起生活,明年会送他到幼儿园。”

马华巴硕沙叻区会主席连亚朱表示,区会将尽力协助陈美丽母子,必要的话,也会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

在场者有护幼之家总务陈明华、院长廖为宪、理事林新松、马青安顺区团署理团长彭时章及黄宗权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