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一源流学校促进团结?(下篇)/周虹伶

这样,维持多源流学校要怎么让儿童团结呢?有很多方式,这里仅是部分建议:

首先,消除所有源流学校的种族界限。维持校系多元的开放性,也该让所有源流开放给所有种族。

第二,青体部长凯利曾建议所有源流学校的跨校运动会。不可否认,体育有团结的角色,且应从小培养,我建议举行“运动月”,而非仅一天的活动。

比起东盟国家的10%到32%,大马公民超重率最高达44%。在日本,学校休息节是用来教育孩子关于健康、均衡饮食和运动的重要性,使日本成为世界平均寿命最高(87岁)的国家。“运动月”可灌输健康生活、减低国家医药开销、鼓励不同源流学生互动,最终达至团结。

推动各族学生交流

第三,不同源流甚至半岛、沙砂州之间的学生交换计划。有文化交流活动,“运动月”更锦上添花。例如不同种族的学生可互相介绍美食、节庆甚至是当地俚语和土话。一个月看似很短,但建立的友情是永远的,如果学生交换有困难,何不先办跨源流学校的考察团?

第四,从前每天在学校唱的爱国歌,现在很少听到了。我虽然已离校18年,但“Demi negara yang tercinta…”的歌词记忆犹新。今年国庆日周末,我志愿帮助一个少年营。8月31日早上,我们集合,在国歌和《辉煌条文》的旋律中升旗。我们要少年在学校学会唱这些歌,所以没有准备歌词副本。令我们意外的是,直到爱国歌的少年不多。

此外,电视台或电台国歌不像20年前常播爱国歌了。部长们感慨国庆日挂国旗的大马人不多了,爱国意识没有每天灌输。我建议强制电视台或电台定时播爱国歌,就像每日5次的回教徒祈祷召唤。

大马变成文化穷国

教育部应指示学校恢复定期唱爱国歌。用国语课和历史课讲解歌词,让学生理解背后的意义。我们习惯了没有爱国歌,以至于戏院播国歌要求起立时,大马人感到不自在。有人甚至批评政府的行动。

第五,文化艺术活动可以是强大的团结因素。不过,政府在此领域的倡议不多。例如,第十一大马计划仅提及国家文化艺术学院会升格大学。除此之外,该计划别无文教项目。大马似乎迈向经济先进国和文化穷国,文教随脆弱的团结精神一起被剥夺了。

大马人可一起婴儿学步,持续努力可产生涟漪效应。例如说好话(SaySomethingNice)和中庸(moderateMY)运动,让我们铺设有影响力的道路,共同打造更好的国家,就不必依赖要多花数十年却不担保团结的单一源流学校。关闭华校,华社绝对受威胁和屈辱,对国民团结是毁灭性的。(详祺译)

周虹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