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前总会长也施压/黄子

以敦马为首的七位前政坛重量级人马,公开指责政府用未审先扣的恶法对付凯鲁丁和郑文杰,并要求释放两人。

这对纳吉构成不小压力,但压力又会大到哪个程度?是否为驼骆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呢?则有待观察。

有些媒体打上的标题是七位国阵元老,国阵十多个政党,出席的只有代表个人的巫统和马华的党员,其他小党一概未见人影,因此连前国阵党要也算不上。

马华领袖少在外谈国事

不过,有两位马华前总会长参与,这也算是破了天荒。在记忆中,对国家大事,马华若有表态的话也是在国阵大家庭以国阵的和谐精神说话。因此,对是非黑白,到底马华的领袖说过了什么,只有国阵或内阁成员知道,在国阵以外,在内阁以外,人民很少听到马华领袖在国家大事发表有痛有痒的言论。

至于下台之后的领袖,有些连本党党争争到快要玉石俱焚亡党的危急关头尚且沉默是金,对从来没当过家,而今手上无权的国家大事,更不会自讨没趣插嘴多言。

9·16在珀斯现身的敦林,回来后又语惊国人,附和敦马的言论,立刻被警告,也等着被告。摆明是人家拣的软柿子,就是明证。

即使在朝的马华领导层忽然胆大包天,敢在国阵、内阁以外公开说黑道白,评是说非,也奈不了纳吉何,无兵无权的前总会长们说了又算什么?

但向来沉默是金的马华前总会长们,忽然这么神勇正义起来,这又象征了什么?说明了什么?倒非绝无意义。

黄子■时事评论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