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写作/木木

忘了是什么时候,我对方块字情有独钟。有兴趣写作,有故事要说。退稿、录取,两念之间,却是两种强烈的不同情绪。有些人自以为是,觉得是编辑不懂得欣赏自己;有些人就会伤心失望,觉得自己没有才华,还是不写算了。

写稿容易。写出有质量的稿件,却一点也不容易。文字很普通,写作者的用心,在文字上锦上添花,带给文字新的架构,有张力也有渲染力。写了几年,稿件在不同报馆刊登。当然,每一个编辑口味差距,稿件的刊登和质量也不同。可以说,一文入各眼,眼光有高低。

为了提升自己的写作质量,我会选择性地参加比赛。作品未达标,也就只有陪跑的份儿。对于经历不断被退稿的我,似乎变得不那么失望了。不是我没有看重比赛,而是放下了得失心。

写作的时光,过得很快。转眼几年过去了,曾经一起说要朝出书梦想前进的文友,已经消失文坛,不知去向。坚持下来的没有几个。生活逼人,觉得写久了没有得到任何收获而选择放弃。

写了4年,我不知道还能写多远。只是知道想写就写,继续用写作留下生活的经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