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囊团:对低下层及乡民不公
“赔偿只让中上阶层得益”

(吉隆坡15日讯)通讯与多媒体部旗下特别事务局(JASA)智囊团成员洛曼阿当认为,赔偿大道公司,首先得益的将是社会的中上阶层和城市居民,至于低下层,过路费调涨与否,都跟他们无关。

他说,中上阶层和城市居民都是使用轿车、需付过路费的最主要群体;至于在社会的低下层,则因多都使用摩托车,或者甚至根本都没交通工具,而无需付还过路费。

“如果这些低下阶层的人民,因为政府赔偿巨款给大道公司,而无法获得政府本应该提供给他们的福利,那为何我们还要求政府多花一笔庞大的资金去阻止调涨大道收费?”

洛曼阿当指出,有更多人民,如来自华玲、彭加兰古堡、立卑等其他郊区者,每天根本都不会使用收费大道,所以不会因为政府赔偿数亿给特许经营公司,而让他们受益。

“东马如砂拉越和沙巴的居民,也同样少有机会看到大道收费站,难道却要将他们所缴的税务,用作承担大道公司的赔偿金?”

此外,他也说,即使是城市居民,每天开车也多是往返住家及公司上下班,或许久久一次的远程回乡或外出度假。

运输业罗里 主要使用者

洛曼阿当说,最常使用大道的,其实只是运输业的罗里及拖格货柜罗里等,这些运输业者才是最主要的大道使用者,因此这些司机的老板将会负担大道过路费。

他说: “试想想,如果摩托车不用付过路费,公共交通工具也只需付比一般车较低的过路费;一般私家车根本无需如同罗里般长途跋涉而需付许多过路费,你还会认为政府应该花费钜额赔偿金来付给大道公司吗?”

他说,人民应该理智分析,政府是否适合付数十亿令吉的人民血汗钱,只为了维护一小部分人,如一些运输公司大老板的利益,却忽略了许多更需要政府帮助的低收入群体。

“国阵政府应该使用这笔钜额费用,花在更值得的地方,如发放更高额的一个马来西亚人民援助金,协助家庭收入在4000令吉或以下的家庭和人民。”

多条大道收费调涨后,白沙罗-蒲种大道往蒲种的收费站车流量不受影响,因为公路使用者“避无可避”。

大道公司开销大

洛曼阿当说,兴建新大道时,政府分文未付,所有资金由特许经营公司筹集及展开工程,而大多公司会通过发售债券来筹集资金,因此也需付利息给债券持有人。

“当然,他们需要在摊还期限作出一些承诺,包括必须付出合理的利息,才能够说服第三者注资或购买他们的债券。”

他说,即使在大道竣工后开始使用,特许经营公司的开销也并未停歇,因为需要负责所有操作,包括聘用收费站职员、休息站清洁工作的费用、大道与休息站保安、维修工作的技术人员、各阶级的主管及经理等,而这都是属于行政上的开销。

“至于大道的各种维修工作,如大道路面损坏、防撞栏的维修、配备与器材的成本等,这则都属于维修开销。”

此外,他指出,一旦政府要关闭收费站或阻止根据合约调涨过路费,政府便必须合理地赔偿特许经营持有公司,让公司可以有足够的资金,维持它的各种营作开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