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一源流学校促进团结?/周虹伶

近日,在国民团结的对话中,单一源流学校的讨论重新浮现。因为过去数月一些大事件证明国家团结很脆弱,所以激起对话是好事。我同意单一源流学校,但不同意关闭国民型学校的激烈举动。

首先,生为人类,要做出在和谐环境中接受他人差异的艰难抉择。团结一个族群或种族已是费力的工作,罔论团结所有大马人。大马人和谐和平共处了60年,值得大事庆祝。大马也亟需小规模具影响力的倡议,团结的讯息。可行的是如婴儿学步的团结,而非如单一源流学校的复杂大跃进。

教育系统是国家的骨干,但多元校系有何错误?只要所有学校开放给所有种族,家长可适当的选择也无妨。

华社远在独立前已建立华校。华社出钱出力办校教育下一代。在我们祖先的时代,教育被视为提高地位和财富的唯一途径。尽管如此,华校(无论国民型或私立)从未自我边缘化成单一种族。就像拿督斯里黄振威在专栏中说:“华校如今有13%非华裔学生,人数还在增加。”有些家长认为,华校可为孩子提供品质更好的教育。

没为经济抛家弃国

只要学校不局限于单一种族,就能有团结,但还是有很多人叫嚷说,所有源流学校须合二为一,国民才能团结。拿督张国祥教授今年9月30日刊于《每日新闻》的文章《单一源流学校可加强团结》列出7种源流的小学:国民、国民型、私人、独立、国际、宗教和家庭学校。但他同意仅3种源流(国民、国民型和宗教)须结合成单一源流学校。一旦发生,其他尚未被结合的学校会否迅速增加?踌躇于本课题时,已有人建议重开英校,那不就回到起点,没完没了吗?

他10月7日刊于《每日新闻》的另一文章《维护华校所用借口无理》提出,华人选学校仅考虑经济因素,英国是经济强国时,华人就送孩子到英校;中国经济崛起后,就选择华校。张国祥进一步称,华人是时候考虑国民主义了,通过牺牲成单一源流学校,传播国民文化认同。

除了幼稚园短暂的时期,我没有机会上华校,但我有许多朋友来自华校,马来语造诣很好,甚至成为马来语教师。我也没见过有人单纯为经济因素抛弃自己的国家。华文中的“国家”,没有“家”就没有“国”。若说华人在财务、生活水准和教育方面以家庭为最重,我倒是同意。

须接受校园多元化

在这全球化的世界,我们必须学习接受校园中的多元化。大马家长可选择对孩子最好的校系,7种源流都不够时,有人送孩子到海外读书。校系多元化不是大问题,即使大家在同一间学校上课,也不担保能培育单一的大马族。即使有同样的老师、时间表和校园活动,同一班的毕业生也有差异。俗话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半岛、沙巴和砂拉越教学方式也应有不同。

隔离也不仅发生在学校,孤儿院也清楚区别马来人和非马来人。非马来人孤儿院可看见华人讲淡米尔语、印度人讲华语的有趣现象。2006年,我曾建议统一孤儿院促进团结,却没有实现,许多人还是按种族送儿童到孤儿院。

华社觉得,每次讨论国民团结,华校就成为攻击目标。想到单一源流学校会让数十年来的努力和百万令吉的善款化为乌有,华社会很受伤。说“单一源流学校”很简单,但没人会同意此想法容易实施。华社可能牺牲了历史和金钱,但以保留华校华文为荣,甚至获得中国的肯定。而且,与某些人的指责不同,华校是高度重视国语的。

(作者为乌斯曼阿旺基金总执行长)

(上篇)

周虹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