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续打贪 豪客不敢来
澳门赌厅掀关闭潮

澳门博彩赌收连跌16个月,不少赌厅人去楼空,荷官多于赌客。

(澳门15日讯)中国内地持续打贪反腐,澳门豪赌客接近绝迹,上月博彩赌收仅有171亿元(约89.9亿令吉),较去年同月跌33%,已是连续16个月录得按年跌幅。

没有豪客撑场,澳门赌业命脉的贵宾厅(赌厅)连环崩溃,短短19个月内有74间赌厅结业。

香港《苹果日报》15日报道,当地赌厅大部份人去楼空,荷官多于赌客,有赌厅厅主直言澳门赌业已陷入你死我亡的残酷淘汰赛:“看谁有能耐撑下去!”澳门2002年开放赌权后赌收一飞冲天,至2013年高峰期全年赌收高达3618亿元(约1901亿令吉),赌收12年间增加逾21倍。

其中占赌场七成收益的赌厅更成高增长的火车头,成功令澳门取代美国拉斯维加斯晋身全球头号赌城。但去年中国打贪,也打破澳门赌业高增长神话。

中国打贪令澳门赌业高增长神话破灭。

贵宾厅出现挤提潮

专赌大钱的赌厅首当其冲,去年4月澳博旗下的金麟贵宾会一个会员欠款达百亿元;上月又轮到永利酒店的多金赌厅出事,一名财务总监卷款20亿元(约10.5亿令吉)潜逃,引发赌厅结业潮。

根据博彩中介人协会的数字,澳门赌厅由前年高峰期214间,减至今年7月前只剩约140间。

据报道,澳门各大赌厅大部分赌客仅有数个,部分甚至晚上黄金时间也“零赌客”,10多名荷官对着无人空台。

赌厅厅主山哥坦言营业额较高峰期大跌,料现在是汰弱留强的时代。

厅主山哥(化名)指,生意额已跌了大半,高峰期营业额近80亿元(约42亿令吉),现时只有30亿元(约15.8万令吉)左右,他预计长此下去澳门仅能生存40间较具实力的赌厅。

他指目前不少赌厅结业,除中国打贪豪客大减外,也与烂账难追有关,因中国禁赌,派人到中国讨债等同违法。

分析人士称,赌厅的生意比2013年高峰期跌四成,上述多金赌厅卷款事件更是雪上加霜。多间贵宾厅出现挤提潮,市传首两星期已被提走上百亿元(约52.6亿令吉),挤提令赌厅现金流断裂。

占博彩公司收益达七成黑帮叠码仔操控赌厅

澳门目前有6家持赌牌的博彩企业,包括澳博、银娱、永利、金沙、美高梅及新濠博亚。赌场数目由2002年的11间,增至今年10月的35间。

赌场业务主要分为3类,贵宾厅(赌厅)、中场及角子机,前两者是赌场的主要收入。

去年6家博企的赌厅转码额均占赌厅及中场合共投注额约九成或以上,其中澳博赌厅转码额高达1兆7000亿元(约8933亿令吉)。

而去年银娱及永利的赌厅收益占赌厅及中场合共收益逾七成,澳博、新濠博亚及美高梅贵宾厅收益占六成至七成,金沙赌厅与中场收益比例约是47比53,由此见赌厅对博企的重要性。

而澳门赌厅多数是叫四五厅,即分成比例约为45%,假定赌厅赌台赢100元,赌厅就得45元、赌场得55元,赌场需承担38%税项(约38元),支付码佣,行政费运用等。

一般而言,赌场要求赌厅每月营运金额约30亿元(约15.8亿令吉),而厅主要先给4亿元(约2.1亿令吉)按金给赌场,而30亿元的营业额应约有1亿元(约5255万令吉)利润,赌场会获分5500万元(约2890万令吉)。

赌厅一般外包给所谓的“叠码仔”管理。叠码仔是澳门博彩业的一种特有职业,其发展与澳门历史及当地黑帮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美名为博彩中介人,实质从事洗黑钱及非法借贷等业务。

曾日赚过百万叠码仔叹风光不再

前叠码仔张先生已转行当德士司机,收入减半。

澳门赌业不景气,叠码仔(中介人)首当其冲,曾试过日赚200万元(约105.1万令吉)的资深叠码仔也对赌业前景悲观,相信新春过后更多赌厅结业。

加入叠码行业18年的成哥,曾在长达10年的赌业黄金时代受益。2013年,一名大客带了500万元(约263万令吉)去赌,玩了18小时,他帮客人来回换码累积至两亿元(约1亿令吉),让他一晚大赚200万元。那时,他平均每月都有逾30万元(约15.8万令吉)收入,现只靠老本活命。

中国人抢本地人生意

成哥表示,赌业近年急剧衰退有多个因素,最主要是中国内地人开始熟悉澳门赌业运作及赌法,在澳门开赌厅及经营叠码仔生意,本地叠码仔因没内地人脉,生意日少。

银联卡境外提人民币限额10万元,加上澳门赌场安装容貌辨别系统监控目标贪官,以及澳门政府向北京交出赌客名单等,间接逼走内地赌客。

另一名姓张的25岁叠码仔,声称只是小叠码,风光时都月入6万元(约3.1万令吉),但去年赌场生意急挫,他因没生意转行当德士司机,收入只有做叠码一半。

2.5万荷官饭碗不保

澳门赌厅纷纷结业,2万5000多名荷官顿陷彷徨,饭碗岌岌可危。

有入行10年的荷官主任宁信赌收下跌只属调整期,会留守下去;但也有年轻荷官难抵赌台的巨大压力,感前景茫茫,不惜减薪四成,转零售业换取健康生活。更多荷官则已在赌场安排下放无薪假或转职其他部门,只望捱过黑暗能重见光明。

以前觉得高人一等

荷官杰仔因工作压力大而减薪转职做销售员,强调绝不言悔。

34岁澳门荷官吴先生,2002年在澳门开放赌权时,获澳博招揽培训,200多学生中有30余人毕业成荷官,吴是其中之一,起薪万多元(逾5255令吉):“觉得很光荣,高人一等。”

后来跳槽及升任荷官主任后,薪水三级跳,增至逾3万多元(约1.6万令吉),有能力买房,见证过黄金年代。赌业下滑,他近月也由贵宾厅调至中场(大厅)工作,坦言不习惯。

24岁的杰仔18岁时已加入赌场,跳槽后月薪由1.5万元(约7882令吉)跳至2万多元(约1万令吉),但日夜颠倒生活及赌台压力大令他长期失眠及偏头痛。

近月赌业生意差,他也不惜减薪四成转职零售业销售员,虽然输了薪水却赢了健康,强调绝不言悔。

酒店空缺削半大学生难找工

今年赌收大跌下澳门博彩业及酒店业的空缺急跌逾五成,5000名澳门本土大学生就业前景陷寒冬。

有在赌场工作逾10年的大学生近月被公司裁掉,前路茫茫。

澳门今年第3季旅游物价指数更按年下跌2.72%,是过去13年以来首次下跌,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有澳门酒店房价大减四成争客。

33岁的李先生称2007年大学毕业后加入赌业,月入3万(约1.6万令吉),惜近月不幸成为裁员牺牲品,惟转卖洋酒。

17岁甘小姐明年便考大学,她原计划大学毕业后投身酒店业,但赌业下滑令她担心现骨牌效应,对前途感茫然,连她任荷官的母亲亦忧虑赌厅结业。

鱼翅店转售廉价食品

但也有准毕业生继续漏夜赶科场,在澳门理工学院博彩教学暨研究中心读大四的23岁女学生Irene,对明年酒店业就业仍有信心,她料明年新旅游设施陆续落成会吸引家庭客到澳门旅游。

澳门饮食及零售业在十一黄金周也各出奇谋抢客,有鱼翅店称转卖更多廉价食品薄利多销求存。

澳门赌客人数锐减,赌场的免费穿梭巴士也出现车等人的情况。

最大赌厅持有者海王集团濒倒闭

在近日公布的一份财报文件中,澳门最大的赌场贵宾中介公司–海王集团宣布,今年截至目前集团已经亏损了1.3亿美元(约5.3亿令吉)。

澳门博彩业遇上不景气的寒流,海王集团可能结束营业的消息甚嚣尘上,导致当地挂牌的主要博彩集团股价下跌到近5年的最低。

据《南华早报》报道,海王集团“还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一有可能摧毁整个澳门VIP赌博业务的恶性循环。”

海王集团认为有多个原因导致了赌博业的不景气现象。其中最主要的是政府采取措施对流向澳门赌博业资金进行了追踪。此外,近来人民币的贬值和管控赌博业的新政策也助长了这一颓势。

海王集团表示:“我们认为赌博业的不景气一定会带来更深层的负面影响,越来越多的赌场将面关门。”自去年夏天以来,澳门月度总体博彩收入均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0%至50%。也正是从那时起,中国政府开始限制流入澳门博彩业的钱款和游客数量。

在澳门所有博彩业中,豪赌场所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中国政府的反腐败运动让有钱的中国人不敢在这种场所肆意炫富。这也就意味着那些仰赖VIP客户为生的豪赌场所和投资池的日子越来越难过。2014年,澳门16%的赌场已经歇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