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了大道 苦了经济/李治宏

看来看去,大道涨价只是肥了天天收现金收到手软的大道公司,国人的荷包却是越来越“瘦”。

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洁蒂应该是事先不知道大道将“涨价”,所以才会说出那一番话。

说的是洁蒂周日在秘鲁接受彭博社访问时,所说的一番话。

洁蒂指出,全球经济放缓对大马经济带来的风险,更甚于通胀率急剧攀升。我国在明年首季之后,通胀率走高的风险就会缓解。

新闻还未见报,马上就传出国内多家大道公司相继宣布,18条大道将于今日(15日)起调涨过路费的消息,这对洁蒂的上述一番谈话犹如当头棒喝。

可以预见,甚至肯定的是,随着大道过路费的大幅度调涨,而且除了巴士外,其他各类交通工具的过路费全面调高,国内物价将掀起另一轮涨风。

过路费一起,第一个跟着调涨的就是罗里运输业者,而一旦运输费调涨,各类物品价格势必掀起新一轮的涨势。

大马罗里同业总会会长杨和育直言,国内的罗里业者行业不排除会在近期吹起一股大幅度调涨收费的风潮。

大幅调涨理直气壮

所以,当各大道公司“非常有默契”的同步宣布调高过路费后,各方包括反对党、工商界及非政府组织群起讨伐政府是意料中事。

这次过路费调涨声中,一些大道过路费的涨幅,甚至高达100%,还表明是因为营运多年来从未调涨过路费,所以这次一次过及全面的大幅度调涨,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自然令国人感到激愤不已。

尤其是2016年度财政预算案即将出炉,各方无不期待政府在预算案中祭出良药刺激经济、提振国人福祉之际,大家如今未尝到甜头,反而先吞下苦果,大家无不骂声四起。

显示国库捉襟见肘

为何在当前经济低迷、令吉大跌之际,政府还允许大道过路费全面而且大幅度的调涨?

很简单,国库捉襟见肘,不让大道涨价又须每年赔偿数亿令吉,在政府致力削减财政赤字的大前提下,这已经是无可再继续承担的重担。

工程部就指出,自2008年至2013年间,政府所赔偿给各大道公司的金额高达11亿891万令吉,而在2014年这一年里就赔偿了4亿299万令吉。

辩护理由太牵强

但工程部在为政府允许大道涨价辩护的理由,则未免过于牵强。

它说赔偿大道公司换取不调涨过路费的资金,应该用在其他发展国家的项目里,为国家经济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同时利惠全民。

例如,可用来资助重铺现有道路、提供更多的医疗设施,如建立更多的医院,更多的学校等。

更可笑的是,它说所有巴士过路费保持不变,可鼓励人们使用公共交通工具,这未免太天真了吧?

大道涨价惹民怨

固然可能会有更多国人改搭巴士,问题是公共交通系统欠缺连贯性的问题解决了吗?

我们的巴士真的是可以把你载到任何地点吗?

工程部和政府也忘了,允许大道调涨过路费,往往是未见其利先见其弊。

立竿见影的就是通货膨胀,接着下来将让原已低迷的大马经济和市场消费更低迷不振。

试问政府不赔偿大道所省下的一年数亿令吉,能产生多大的经济效益?

真能力挽国人消费信心与力道不断下滑的狂澜?

还有,接下来的日子,一般国人的生活将更百上加斤,大道涨价激起更大的民怨,更多国人对中央政府的不满,毕竟看来看去,大道涨价只是肥了天天收现金收到手软的大道公司,国人的荷包却是越来越“瘦”。

靠外销行得通吗?

当人人都量入为出,大马经济真的只需靠出口外销就行?

这点,日理万机、机关算尽的国阵老大没理由没算到,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轮不到他想太多了?

雄才大略●李治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