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对马华不公平?/罗汉洲

“华人在大选时不支持马华,有问题就要马华去解决,这样对马华很不公平。”

马华领袖终于忍无可忍,“回敬”华社一句,甚至还仿效巫统的口气问:“华人到底还要什么?”

要回答这两个问题可就须细说从头了。

马华和华社“结怨”,由来已久,1950年代,三族联合争取独立时,马华没有争取华人(除槟、甲两州)自动成为公民,此其一;其二是华人要求华巫语文共列为国语,马华基层热烈支持,但当时受英文教育的马华领导层断然拒绝,总秘书陈东海说华文是非常难学的语文,他都学不来,何况非华人。又说这里不是中国,学华文做什么?

后来,华人退而求其次,要求列华文为官方应用语文,却还是不能如愿。华人乃和马华分道扬镳。

华文教育铁树开花

陆庭谕曾说,华文教育今日的种种困境,皆因华文不是国语之一。

这是一针见血之论。华文没有官方地位,连带华族文化,甚至华文媒体也被列为“非主流”,产生了“非主流学校”、“非主流文化”、“非主流媒体”这些刺耳的马来西亚特有名词;如今单元教育论甚嚣尘上,也因为华文没有官方地位。

1960年代,联盟政府把华文中学踢出国家教育系统,马华当时向华社大力推荐国民型中学,但国民型中学现在的景况是怎样的呢?这点已毋庸赘述,华人对马华太失望了。

1960年代,联盟政府数次要围堵华文中学毕业生出国深造之路,华社乃筹办独立大学,马华声明碍难支持之外,还说了什么“铁树开花”这样的话,惹得华人对马华怒气冲天。

进入1970年代,华人经济发展也陷入窘境,那就是政府实施新经济政策,马华没有反对这个剥夺华裔公民权利的政策。时任首相的敦拉萨声明20年后就结束这个为马来人提供特惠的政策,于是华人在教育与经济这两个最重要的领域都陷入困境。

马华败坏华社家当

1990年,新经济政策期限届满,惟当时的首相马哈迪宣布延长这政策,因为政策“还未达到目标”,马华没有根据敦拉萨所说的20年期限提出反对,华人在经济领域继续受到围困。华人一方面要为母语教育缴交第三所得税,另一方面又在经济领域受到诸多限制,可说雪上加霜,马华并没有为华社解困纾难。

说说近事吧,关丹中华中学可考统考吗?马华没有向教育部长拿个肯定的答案,任由华人吵个不休。唉,马华!

华文名词“功劳”说得画龙点睛,就是先(立)功而后(酬)劳,巫统为马来人立下数不尽的功,马来人当然义无反顾地酬劳它;马华非但没有为华社立功,反而败了华人不少家当,怎可期望华人酬劳它?

有事就叫马华去解决,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毕竟马华是执政党的伙伴;假如马华不是执政党伙伴,华人当然就不会叫它去解决问题。

希望马华能亡羊补牢,弥补上述种种缺失,拿回权益,让华人在各方面与马来人具同等地位,这就是华人所要的。倘若马华能为华人拿回权益,何愁华人不支持它?

罗汉洲■时事评论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