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苦等两年 订金险遭没收
误购土著单位拥屋梦碎

覃伟润(中)坦言在等待两年中,饱受精神压力。左起为黄思汉及朱丽丝。

(蒲种13日讯)华青听信产业代理及律师意见,先后付出1万2500令吉购买土著单位,苦等两年毫无下文,饱受精神压力之余,订金差点遭没收!

为免有人误购土著单位,覃伟渊(32岁,机械技工)今天在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和金銮区服务中心主任朱丽丝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分享遭遇,作为大众借镜。

他说,本身是芙蓉人,在蒲种居住约18年,基于房租从原有400令吉调高至650令吉,加上孩子即将念小学,于2013年决定买房安定下来。

“我在3月份透过产业网寻获位于蒲种乌达玛的公寓,相约代理前往参观,并对单位感到满意。基于屋主是土著,还特地多次询问是否存有交易问题,惟代理强调屋主是从印裔手中购得单位,没问题。

“单位售价12万5000令吉,比市值10万令吉高,银行介绍的律师要求我先付额外款项的半数,所以我先后一共付了1万2500令吉作为订金。”

他说,家人满心期待搬进新房,兴奋讨论如何装修与布置房子,但苦等多时却无下文,当他每隔两三个月追问时,律师都说处理中。

除非大臣批准土著单位禁转让非土著

在雪州土地局告知土著单位不可转让非土著,除非雪兰莪州务大臣愿意批准后,令覃伟润一家购屋的心愿破灭。

“基于律师楼多次无进展,取消不果我只好抽空走访土地局追查进展,至今年3月才确认买卖不成交,可是律师以问题在于州政府为由,没收订金!”

最令他感到震惊是,产业代理收取订金后,该公司即倒闭,然而代理不曾告知有关情况,以致他还以为产业公司依旧存在。

无论如何,经黄思汉介入及多次交涉,律师3个星期前退还了1万2500令吉给覃伟润;基于律师楼曾处理借贷合约及买卖合约,要求覃氏付一半费用,即2600令吉。

“加上估价费850令吉,虽损失不多,却浪费了两年多时间与精神,每月至少请假一或两天走访政府部门或律师楼追问进展,无法专心工作。期间看中合适单位也无能力支付,白白错过机会。”

黄思汉促首购族付订金前查清房子资料

黄思汉促请首购屋青年,先查好房子资料才下订,以免惹上麻烦。

他强调,雪州境内的土著固打房屋不允许非土著购买,而开放的土著固打则须先取得州务大臣同意,方能成交。

因此,他促请首购族通过正确管道购买房屋,包括在付订金前,先与亲友商讨,以免出现纰漏。

“购屋者也可到雪州房屋与产业机构查探本身属意房屋状况,如是否获得分层地契、土著单位等?”

产业中介勿推托怪政府

他也不满一些发展商、代理或是律师在土著固打申请开放失败时,把问题归咎于州政府不签名,这是不正确的;在此种情况下,应退回订金给买主。

此外,他说,在委任借贷或买卖合约律师方面,银行或代理一般会介绍相熟律师处理,惟他认为购屋者应选用独立律师楼处理,以保障本身利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