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我的愚昧深感惭愧
——马蒂斯博物馆

希望有一天可以到罗塞尔教堂,感受一下马蒂斯的艺术创作精神。

每年9月下旬是旅游的好季节。一般上,除了贤情学堂年度的文化之旅,我不会特意安排出国旅行,通常只在出外公干后顺便多留几天。像这一次我们几对夫妇应丹斯里刘锦坤之邀,乘他的游艇到法国南部游览还是生平第一次。6天的行程中,首要节目是女士的指定动作——摩洛哥、康城、圣·特罗佩斯“沿海大血拼”。由于马币持续疲弱,尤其两星期前才为Lion-Parkson Run开了记者会,面对兴建老人院庞大经费的承诺,我对购物的战斗力已尽消。每看到价钱标签,还未出手,头先冒汗,心已在滴血了!“点到为止”是我的策略,在名牌店门前“流连忘返”也算是另一种体验啊!

语言不通如盲人

还好主人家很贴心的为我们安排参观尼斯博物馆,不然再购物下去,不是H就是C的手袋,我的脸都快变成名副其实的“包包”脸了。虽然那天下着大雨,我的心情却雀跃万分。心中很期待,尼斯的博物馆会是怎么样的?跟司机言语沟通虽说没太大问题,却没有想到预先在网上查看一下。反正跟着他的指示,下了车冒着大雨,走过一个很大的后园就会到大门口。询问处的负责人似乎没有打算以英语向我们讲解,我们连那湿透的雨伞要怎样安置也搞不清楚,哪里还敢发问关于艺术收藏品的资料?法文的指示牌也看不明白,只好像盲人摸象的跟着大伙儿走吧!

踏进展览厅,第一件接触的艺术品是一系列不同颜色,各种形状(苹果不像苹果,星星却像叶子)的小剪纸。我的天啊!是进错了儿童画室吗?我心里想,如果将中国精工细琢的剪纸艺术带来这地方,他们肯定惊为天人!再走进去,看到一些像教堂的设计图。细读之下,才发现我所站的地方竟是法国著名画家,野兽派(Fauvism)始创人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 1869-1954)的纪念博物馆!

蓝色裸女(Nu bleu IV)是马蒂斯剪纸画之杰作。

卧病仍坚持创作

马蒂斯与毕加索(Pablo Ruiz Picasso, 1881-1973)齐名,在20世纪初时同被誉为最具影响力的两位画家。晚年长期卧病的他却仍然坚持创作,在轮椅或病床上,他用剪刀代替画笔,创造了剪纸艺术(Gouache-on-paper)。他甚至将粉笔绑在拐杖上,在天花板作画。最让我感动的是,马蒂斯在离世前用了4年时间,帮助一位曾在他病塌中照顾他的小修女,在法国旺斯县(Canton de Vence)设计并兴建一所名为罗塞尔的教堂(Chapelle Du Rosaire)。我在博物馆看到的就是教堂的设计草图和模型。纯白的墙壁装上彩色玻璃窗,图案就是由马蒂斯那些小剪纸拼出来的。可惜当教堂落成时,他却因病重不能出席启用典礼了。

我对这位创作家肃然起敬,更为我的愚昧感到非常惭愧。艺术本来就不应该修饰或做作的,我却以肤浅的心态怀疑他的创作,确是失礼之至。马蒂斯一生只希望可以用孩童天真的眼光去看世界。他已做到了,我呢?

下期:孙刚辉——北京故宫博物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