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的7-11/南洋社论

2013年的5·05大选,马华蒙受历来最严重的挫折,只赢得7个国会议席及11个州议席而被讥为7-11政党,马华全体上下视为奇耻大辱,但事实摆在眼前,却又无可奈何。

星期日举行的马华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主持开幕的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表示,他听到外人嘲笑是马华“7-11政党”,感觉很受伤。

“我知道7-11政党的说法是外人开的一个玩笑,但是我听了觉得很受伤。”

因此,他强调,国阵成员党更需要互相合作,并不能仅靠单一的族群,因这是无法取得成功的,多元种族需要在一个联盟内一起合作,这是胜利的方程式。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同一天说,马华已经是“7-12”,因为增加了沙巴州路阳州议员邱庆洲。

不管是7-11或7-12,对马华并不具有象征的意义。魏家祥这位马华第二号人物的说词除了有自我解嘲的意味之外,也只能说明马华这个遭人嘲笑的称号确实是身为领导心中的刺。

马华的困境是历史的陈因,历届领导人也想励精图治摆脱窘境,然而,在当前巫统一党坐大的情势之下,要打翻身仗或取得华社尤其是年轻人的支持可不是一件易事。年轻一代华裔选民对国阵政府的政策与执行方式累积强烈的不满,马华自认代表华社却又无法在政府内纠正政策与执行的偏差,以致政党本身陷入难以翻身的境地。

就以最近所发生的几件事,从“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26亿令吉献金、刘蝶广场事件、红衫军闹茨厂街、关闭华小等等的国家政治及华人社会课题,马华处理得狼狈不堪,诸位领袖既要表达不满政府对处理事件的手法,又要处处维护国阵成员党及领袖闹得沸沸扬扬的丑闻,发表的言论在有心人解读起来,就真的里外不是人。

巫统雪兰莪州大港区部主席贾马尤诺斯和拳手莫哈末阿里三天两天叫嚣,对华社极尽挑衅与恐吓,但执法单位却是无动于衷,丝毫未见采取行动惩治。马华批判言词即使再剧烈,但无法说动政府依法对付这些破坏种族和谐的极端分子,终究要落得族人的数落与不满。

华教问题是华社心中的刺,每年大学招生的不必要投诉、华小师资的匮缺问题,都令马华这个当家尴尬不已。马华要取得华社的支持与信任,这样的事情何以不能在政府内一劳永逸解决?

尽管马华每年都协助处理一部分问题,但年年都要争取解决问题更彰显这个政党在国阵地位的不堪,根本不受老大哥巫统的尊重。

五年一届的大选距离当下不远,马华要在这一两年内赢得华裔选民的支持,显然还是难有期望。

当下的马华,提不出可以马上令华社支持的策略,领袖们尽管言之凿凿大谈政治理念和政党抱负,也只能换来年轻华裔选民不屑的冷眼。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