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3匪借故砸头毁车
商人酒吧前被抢36万

马华巴西古当区会防范罪案组主任沈潺泽(左)指着商人被打伤的头额。

马华巴西古当区会防范罪案组主任沈潺泽(左)指着商人被打伤的头额。

(新山13日讯)33岁的商人出席晚宴后在夜店前遭砸车打伤,抢走他身上的约36万令吉现金。

这名来自吉隆坡的商人是到新山参加晚宴,过后跟朋友到新山武吉英达一家夜店聚会,在凌晨3时左右遭两三名匪徒砸车、用酒瓶砸破头及抢钱。

后脑勺缝4针

伤者林先生今日在马华巴西古当区会罪案防范主任沈潺泽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诉说案发经过,同时呼吁当晚的目击者挺身而出,协助警方查案。

林先生说,他被凶徒用酒瓶砸伤后脑勺,缝了4针,身上也有多处伤痕。

他说,被抢走的36万令吉,包括他前一天从新加坡提出价值30万令吉的新币,这是他早前存放在当地的一笔资金,而6000令吉是他原本就带在身上的现金。

头部也受伤。

事主被凶徒用酒瓶砸伤后脑勺,缝了4针。

被撞手臂反遭质问围殴
十余目击者袖手旁观

林先生说,于10月9日(星期五)南下参加晚宴,隔天中午开车到新加坡,约晚上9时回到新山武吉英达并寻找下榻酒店。

他说,约凌晨12时,他与5名友人到酒店附近的酒吧喝酒,接近凌晨3时与其中一名友人步行到对面街吃“渌渌”。

沈潺泽(左)示范匪徒碰撞商人的方式。

沈潺泽(左)示范匪徒碰撞商人的方式。

酒吧有3名保安员

“突然有一名印裔男子从我背后撞上我的右手臂,然后问我为什么撞他?接着他就对我拳打脚踢,另一名同党就利用酒瓶砸我的头,我被他们打到趴在地上。”

他说,当时友人到处求救,附近有十几人看到事发经过,都没有人愿意上前为他解围,而在“渌渌”档口后的酒吧也有3名保安员,都选择袖手旁观,令他觉得人情冰冷。

林先生说,该两三名凶徒在殴打他时,也抢去他身上的LV名牌包包,他原本死死抱着不放,但是凶徒一再用酒瓶攻击他,让他痛得松开手。

受害者的劳力士名表在反抗时被砸坏,时间停在3时。

受害者的劳力士名表在反抗时被砸坏,时间停在3时。

旁观者:做生意不便帮忙

林先生补充,原本手上带有一枚价值2万令吉的劳力士名表,在反抗中被酒瓶砸坏;脖子一条价值7000令吉的白金项链,也被抢去。

“我被打得全身是血,之后去问附近的人为何不出手相救,他们说做生意不方便帮忙。”

马赛地遭砸破车窗

此外,令他费解的是,被殴打之后步行回酒店,其看守员告诉他,停在附近霸级市场的马赛地跑车也被同一批凶徒砸坏车窗。

询及是否被人寻仇?林先生表示不可能,而他南下新山除了太太知道,只有几名生意上的伙伴知道,没有人知道他身上有携带巨款。

他认为,或许他看起来就是一副“外地人”的模样,他承认有可能当天的穿着打扮,是惹来匪徒觊觎的主要因素。

商人的马赛地跑车也被砸。

林先生被砸坏的马赛地跑车。

 

酒吧迟迟不交电眼录影

林先生指出,当晚是在一家酒吧前被袭击,而该酒吧业者也透露,几名逞凶的印裔凶徒在干案前,是在他的酒吧喝酒,但有关业者态度反复不合作,至今仍未交出闭路电视的画面,提供警方查案。

他说,案发后曾到该酒吧要求业者提供闭路电视画面,好让警方尽快缉拿凶徒,但业者只调出当晚8时左右的画面,而他已清楚告知自己是在凌晨3时被抢劫,因为他手上的手表被酒瓶砸坏,时间就定在凌晨3时。

“我之后在警方的陪同下,又回到酒吧要求老板提供闭路电视画面,他却告诉警方,当时他并非不让我看回放,而是我受伤需要去医院,不能等太久。”

林先生斥该业者没有诚意,对方还呛他:“如果不是我帮你,你早就被打死了!”

他说,事实上,该酒吧的3名保安,当时也是眼睁睁看着他被殴打,警方也要求3名保安到警局助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