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里听见歌声
——献给有昏迷不醒病人的家庭(下篇)/朱广邦

9.

发了个噩梦。天天守在我床边的阿祥的话少了,他还说,反正我听不到他说的话。阿祥说:“小雨,已过两年了,我还有我的人生,我必须离开。”我听到阿祥关门离开的声音却什么都不能做,满脑子是阿祥跟别的女人做爱的动作和呻吟声,我心中充满怨恨及恐慌,害怕噩梦真会成真。

我已察觉,开始时亲友会密集地来探视我,不久后,门铃哑然,电话铃声也没了。阿祥和女儿现在爱我,不离弃我,因为他们抱着希望我会醒过来。可是,等待和希望就像沙漏里的沙,一点一滴不停地流失,流失。他们能守在我身边多久?他们有自己的人生要过呀。

我绝不会向命运低头,我一定会醒过来。时间已成为我的敌人,我一定得打败时间,在一切变色之前回到我和阿祥还有我子女的世界。

熟悉的抚摸把我唤醒,我努力寻回失落已久的甜蜜恋情,回想着某个春天的清晨我先醒过来,我的手滑落阿祥胯间挑逗他,然后爬到他健壮的身上,满足我的情欲。

阿祥,我多渴望你的手放在我的胸部,渴望你占据我。

阿祥,等我,别抛弃我。

10.

我听到歌声,听到我熟悉的越南情歌。

亲爱的,爱情已遥远/虽已拥有我,你却不知觉/是你让鸟儿飞翔/那虽只是我渴望的一个吻,我仍然未忘却吻的苦涩

亲爱的,爱情已遥远/誓言不变的火焰在燃烧着我的心/把已冻结成冰的情话留给孤寂的人吧/那虽只是我渴望的一个吻,我仍未忘却生命里还有永恒的梦

我这才回想起,阿祥除了会烧菜,他也爱唱歌,会唱许多越南情歌给我听。阿祥唱的越南情歌我半句没学会,他翻译内容给我听,我也从不放在心上。今天醒来,我一边享受阿祥轻轻的抚摸,一边聆听他唱情歌,我多希望时间从此静止不动,我可以永远活在新婚期间缠绵悱恻的春晨。

阿祥的歌声时时刻刻在陪伴着我,他哼唱越南民谣情歌,也有粤语歌,我也分不清楚是他在我床边哼唱的,还是我记忆里头他的歌声,一切都不重要,只要听到阿祥的歌声,我就不会胡思乱想,我可以在歌声中安心沉睡,会充满希望,静待迷雾消散,让我找到出口,回到阿祥身边。

阿祥,这世界上就只有你相信我会听的歌声和音乐,也只有你相信我有感受,所以你经常抚摸我、亲吻我。

11.

最近几回,阿祥的歌声飘忽不定,时远时近,声量亦时大时小,那是怎么回事?但我决定跟随着歌声方向走去,歌声消失了我就在原地歇着,叫自己别慌张,耐心等待阿祥的歌声再次响起。阿祥,你别吓唬我,你不能离开我,阿祥,阿祥。

途中,我也曾听见其他声音,警告我若继续往前走会有危险,我会在迷雾中掉落万丈深渊,再也不能苏醒过来。也有声音说他是医生,可用干细胞修复脑死,问我是否愿意一试。对这一切的恐吓或诱惑,我都置之不理,我下定决心只相信阿祥的歌声,跟着阿祥的歌声走。

12.

今天,阿祥的歌声只带引着我走向一个固定的方向,我走走歇歇,觉得围绕我的雾氤渐渐稀薄,周遭像晨曦般明亮起来,突然间,我脑海里爆裂出漫天七彩缤纷的烟火,然后是朝阳露顶刹那间的光芒,先是柔和的金黄色,然后是一片炽白光明。

我慢慢撑开眼皮,模糊轮廓中认出阿祥,还有小女儿君君。我气虚轻声说道:“你们……都到……哪里……去了?我找你们……找了很久很久……。”我费力在喘气,“阿……祥,我听见……听见你的……歌声。”    

迷雾里我听见歌声,找到出口,我已走出迷雾。

我累了,闭上眼睛,两行泪从眼角流出,眼泪是温热的,阿祥和女儿紧握我的手也是温暖的,真切的。

作者说明:

本文人物及故事虽为虚构,却是依据昏迷不醒病人的研究报告心得撰写,部分灵感来自台湾中时电子报一则报道:〈一曲动人/他沉睡12年起身听歌〉,不敢掠美。越南歌谣节录自〈未诉说的话〉,歌词作者自译。

(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