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易水的短暂经过/碧澄 

《黑金》电影海报

通过戴君仁师,我“认识”了原名汤伯器的易水。其实从头到尾我和易水并没有见过面,没有通过信,甚至没有谈过活(包括通电话)。

我在上个世纪60年代中到70年代中,不时去探访戴君仁师。谈话内容离不开马来文的教学与译介。那时候,虽然华人社会当中有些人对提倡国语学习非常热心,但有关的读物并不多。华文报章开始增辟“国语学习”等副刊,也有些华马对照的书刊出现,但总的来说,学习该语文的热潮还不算高。有些语文补习中心,报读英文的学员似乎比马来文的来得多。我和戴老师都觉得应该在这方面做些事情。当然,他已出版了《巫文报纸钥》(华马与英马对照各二册),又编了中学马来文模范作文一书,听说他还有某些出版计划,是我模仿的对象之一。

导演两部电影

由于他深居简出,生活简朴而有规律,我相信,只要他能充分利用课余时间,必然会有些成绩出来。可是,后来没见到他有其他的编著面世,也不晓得是何原因。反应欠佳,相信是其中一项主因。

有一天,戴老师说他的朋友易水有意出版一套供马来语初学者采用的读物,并鼓励我尽快整理出一部给他考虑出版。易水这名字,对我来说,早已很熟悉。他导演的两部电影《狮子城》和《黑金》开创20世纪60年代 “马来亚化华语电影”的先河。我曾经在光艺戏院(?)看过《黑金》。

当时我相当热衷于马来文的教与学,手头上也有一些资料(包括1973到1974年在《中国报·国语周刊》所发表过的“理解阅读”篇章),很快就把稿子准备好,交给戴老师转交易水。过了一两个月,戴老师对我说,易水认为如能编些用客家话拼音的东西会很畅销。如是过了相当长的日子,都没有结果。后来,戴老师无意间透露,某某人拿了他的钱,却没有给他稿。我听了,觉得不合逻辑。别人有负于他,怎么竟“扣押”我的稿子呢?戴老师为此觉得不好意思。物归原主,也不确定是半年或一年以后的事了。也没见到这类出版物在市面上销售。

后来,从马仑的《新马文坛人物素描(1825-1990)》一书,才知道易水(1914-1973)生于霹雳州,小时随家人迁居泰南宋卡,后成为新加坡公民。曾任记者、编辑、教师、经商。抗战期间回返中国。战后活跃于马新和泰国等地。以不同的几个笔名发表戏剧、推动本地化华语电影的理论等文章,且对泰国的研究甚有心得。

受影业巨子器重

易水热爱戏剧与电影,受影业巨子陆运涛器重,1960年为国泰-克里斯电影公司编写剧本并担任导演拍摄《狮子城》,反应了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取得了执政权以后社会的生活面貌;1963年又为综艺电影公司拍摄《黑金》,描述马来亚锡矿工人的生活情况,里头有以客家方言演唱的山歌,由帅哥潘恩和美女胡姬主演。前一部推出,轰动一时,还有人进行专门论述;后一部则票房不理想,至今失传,无从探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