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笑/刘庆鸿

梦中熟识了鸟兽

虫蚁的语法,熟识了

落叶与风的争辩,请允许

我以思索的利刃、以绝对的

清醒,切开话语紧裹的虚无

现实,突然来个熊抱

拥抱得比情人

还荒凉——

挣脱了梦

不存在的怀抱

远行,到那里或

哪里,都是去的意义,当我

迟迟地醒来,当所有

卑微的事物也在对望中

醒来,所有存在的名字

都支撑着此刻的伫立

仿佛所有疼痛

都不过是缺席的

玩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