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中课程发展
素养导向

世纪之交,随着世界教育改革的深化发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欧洲联盟(European Commission)等国际组织相续在教育领域提出培养国民“核心素养”的概念,作为育人的标杆,以确保教育目标的落实,促进教育质量的提升。

所谓“核心素养”,是指具有“关键性”、“必要性”、“重要性”的核心价值的“素养”,是个体能够积极回应个人与社会生活需求的能力,以使个体得以过着成功与负责任的社会生活,面对现在与未来的生活挑战。其内容包括使用知识、认知与技能的能力,以及态度、情意、价值与动机等。

2014年3月30日,中国教育部发布《教育部关于全面深化课程改革,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意见》,把“核心素养”的概念置于深化课程改革、落实立德树人目标的基础地位,引领新一轮课程改革的方向。

“教育部将组织研究提出各学段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体系,明确学生应具备的适应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突出强调个人修养、社会关爱、家国情怀,更加注重自主发展、合作参与、创新实践……依据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体系,进一步明确各学段、各学科具体的育人目标和任务,完善高校和中小学课程教学有关标准。”

2014年11月,台湾教育部正式公布《12年国民基本教育课程纲要总纲》,开启新一轮中小学课程教学改革。新课改以“自发”、“互动”、“共好”为理念,以“成就每一个孩子适性扬才、终身学习”为愿景,以“核心素养”为课程发展主轴,强调培养以人为本的终身学习者。

核心素养理念

台湾新课改的核心素养,分为3大面向——

      ●“A:自主行动”、

      ●“B:沟通互动”、

      ●“C:社会参与”;

      3大面向再细分为9大项目——

      ●“A1:身心素质与自我精进”、

      ●“A2:系统思考与解决问题”、

      ●“A3:规划执行与创新应变”、

      ●“B1:符号运用与沟通表达”、

      ●“B2:科技资讯与媒体素养”、

      ●“B3:艺术涵养与美感素养”、

      ●“C1:道德实践与公民意识”、

      ●“C2:人际关系与团队合作”、

      ●“C3:多元文化与国际理解”(参阅附图1)。

附图1

根据台湾教育部的说法,上述核心素养理念,将通过各学习阶段、各课程类型的规划,并结合各领域纲要的研修,以落实于课程、教学与评量中。各领域/科目的课程纲要及其理念与目标,结合或呼应核心素养具体内涵,以发展及订定《各领域/科目的核心素养》及《各领域/科目的学习重点》。

“核心素养” 课程发展与设计DNA

中国大陆和台湾课程教学改革采纳“核心素养”理念,赋予“核心素养”更宽广与丰富的教育内涵,作为跨越各教育阶段和各学科的“共同素养”,使其能回应个人与社会的生活需求,包括知识学习与运用、认知与技能发展,以及情感态度价值取向等。

而从台湾新课改“核心素养”框架,可以看出“核心素养”可以作为各教育阶段各学习领域或科目垂直衔接与横贯统整课程设计的组织核心,并通过课程设计将各学习领域或科目的学科知识、基本技能与能力、价值要求等扩展转型并整合成为组织精密的螺旋结构,成为课程研制、课程目标、教学实施、课程教学评价的重要指标依据。

由此,核心素养体现在教育教学领域的作用与功能,即在于促成各学习领域或科目课程发展的衔接性与连贯性,进而建构各教育阶段课程连贯体系,促进各教育阶段课程统整,提升教师课程设计与教学实施效能并促进学生学习效率,达成国民教育功能,促进个人发展与社会发展。因此,“核心素养”被当前学术界誉为课程发展与设计的关键DNA。

翻阅国内外近年发布的一些中小学各学科课程标准或课程纲要,不难发现“素养”一词的运用十分普遍,如科学素养、人文素养、语文素养、数学素养、艺术素养、信息素养等。

重视人格塑造

从课程教学发展的角度看,中小学课程改革采纳“素养”作为学科课程的核心概念与课程目标制定的基础,以据此作为课程研制、课程设计、课程实施、教学评价的导向,深刻体现了课程发展经历“知识导向”(标榜“知识就是力量”)至“能力导向”(培养“带着走的能力”,取代“背不动的书包”)再至“素养导向”的嬗变过程(参阅附图2)。

附图2

这也标志着课程教学发展从过去的重视学科内容学习和认知技能培养,转向重视学生核心素养和健全人格的塑造上,体现“教育促进人的全面发展、适应社会需要”的要求。

独中课程改革 要突破理论迷思

2005年《华文独中教育改革纲领》认为“能力”而非“知识”才是教育的重点,主张以培养学生能力为教育要务。因而纲领通篇从教育目标到课程模式、教学实施,没有任何文字提及“知识学习”。这实质上是将“知识”和“能力”对立起来,在轻视、弱化知识学习的前提下发展学生的能力,这是有悖教育规律的错误倾向。

根据教育学普通原理,知识是能力形成的基础。学生能力的形成与发展,是知识的学习和内化的结果。就教师教学而言,教学是对知识的加工,即把人类社会生活和历史经验的精华转化为学生头脑里的精神财富。

至于学生的学习,主要是把教育教学的内容、要求、影响,经过意义建构、转化、积淀,逐步内化为稳定素质。因此,如果轻视、弱化知识学习,那么学生的发展便无从谈起,主动学习、能力、态度、情感、价值观的形成,更是无源无本。

审视国外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经验,美国和台湾已经察觉“能力导向”矫枉过正的弊端,倡导回归基础,强调“知能(知识+能力)结合”。

完善教育目标结构

我国华文独中教育改革也宜以“素养”作为课程发展导向,规划各学段、各学科的课程标准及其理念与目标,以符应核心素养基本意涵,作为课程研制、课程设计、教学实施、课程教学评价的重要指标依据。

毕竟,素养的内涵比知识、技能、能力更加宽泛,既包括传统的教育领域的知识、能力,还包括学生学习的情感、态度、价值观,合乎认知、能力、情意的教育目标,可以矫正长期以来存在的教育偏失,完善教育目标结构和素质教育理念,促进学生个体发展,获得成功的个人生活,进而构建功能健全的社会,厚植民族群体智慧与竞争力。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