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蒂:政治风波冲击股汇
对付1MDB保金融诚信

(利马12日讯)国家银行为了保护大马金融系统的完善与诚信,因此,必须向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采取行动。

早前,我国总检察署则在上周四(8日),驳回国行向1MDB提出的上诉,维持不采取任何行动的决定。

接着,国行便宣布,指控1MDB抵触1953年汇率控制法令第5章第1节第(4)(b)段,而且还撤销该公司总值18亿3000万美元(约76亿1480万令吉)3项海外投资的批准,并要求1MDB把钱汇回国。

针对势态的演变,洁蒂昨日在秘鲁接受彭博社访问时指出,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有权力作出这个决定,但是对国行而言,确保所有公司遵从规则和条例,是至关重要的。

“遵从规则和条例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为这是让金融系统继续运作,并保持完善、诚信的关键。”

洁蒂表示,投资者正聚焦这些政治事件,影响股市与令吉走势。

“现在所有人都希望有关政治事件,能够尽快解决,因为在解决之后,我们相信令吉可进一步回弹。”

洁蒂(前排右二)于上周出席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IMF) 和世界银行秋季会议时,与全球各大央行领导人合照,前排中间为国际货币基金总裁拉嘉德。

经济放缓风险甚于通胀

洁蒂指出,全球经济放缓对大马经济带来的风险,更甚于通胀率急剧攀升。

洁蒂说,我国在明年首季之后,通胀率走高的风险就会缓解,且目前的利率水平,可支撑经济增长。

“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可录得5%增长,但也有可能会稍微放缓至4.8%;假设全球经济并未显著走软,预期GDP可在明年继续以5%的涨幅攀升。”

同时,国行看好中国需求依然稳定,该国如今正调整经济发展,也在遏制市场过度波动的现象。

“一旦美联储加息,我相信金融市场将趋向稳定,而且资金还是会被新兴市场所吸引,因为我们是个经济增长重心。”

洁蒂也认为,我国拥有高度应对能力,经济状况与银行表现也相当强稳。

“大马罕见的政治事件,转移投资者目光,若这些政治因素获得解决,相信可提振令吉走势。”

大马政治事件越演越烈,加上油价大跌带来负面消息,拖累政府难以提振市场信心,也影响了令吉表现。

她补充道,国行扮演的角色,是帮助令吉在外汇市场中,能够有序调整和保持稳定,而不是把令吉扶持在某个水平。

仍有办法渡政经危机

有关1MDB与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政治风波,拖累令吉成为今年表现最差的亚洲货币,更导致外资从马股中,撤走了40亿美元(约166亿3566万令吉)以上。

国行也预期,一旦西方国家升息,不再进行量化宽松后,资金会从市场进一步流出。

洁蒂指出,无论政治事件如何演变,大马仍照常实行政策。

“在90年代,大马也曾遭受政治动荡和亚洲金融风暴的冲击,但依然能够站稳脚步;我相信,我们这次还是一样能够渡过难关,因为现仍然有解决办法。”

国家基金扶持股市  不升息不干预汇率

财政部副部长拿督佐哈里阿都干尼指出,大马将使用国家基金来扶持振兴遭受重创的股市,但不会通过干预汇率及升息方式来遏制马币汇率持续下滑。

佐哈里表示,国家基金已经做好准备,提振国内股市。

“我们的国家基金相当庞大,因此拥有‘充裕的空间’,吸纳任何被外国投资者抛售的股票。

“每年,国内退休基金获得的新基金介于400亿至500亿令吉,因此,我认为在等待外在因素改善的时刻,我们有能力吸纳被抛售的股票。”

根据路透社报道,佐哈里到秘鲁出席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会议后,受访时这么说。

我国经济除了遭受国际原油价格下跌影响,也面对外国投资者撤资问题。

今年,马币汇率贬值达16%。

他说,若美国联邦储备局预计升息,大马市场将面对暂时性挫折,若美国想要升息必须尽快这么做,因为市场“不喜欢不稳定”。

他强调,政府不认为有必要采取即刻措施捍卫令吉,反之将让市场决定其水平。 

“不可能挂钩或直接干预撑起令吉,也不可能落实资金管制。

“我们与许多国家都有贸易往来。我们让市场寻找自己的方法。”

升息救马币将举巨债

佐哈里阿都干尼说,国家银行也不可能通过升息遏制令吉汇率下滑,因为这将导致高债务及低消费,对家庭造成伤害。

他说,马来西亚拥有足够的外汇储备来抵御进一步下跌的汇率,若有需要可以汇回利润或将海外国家基金进行资产变现。

“相较于1997年-1998年,我们现在的金融体系非常巩固,我想我们已经做好准备面对不利因素。”

他补充,政府将变卖负债累累的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资产,包括其能源及产业投资,明年初将会筹获足够资金以避免政府救助。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