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入私会党遭掳围殴
中学生遍体鳞伤

沈潺泽(左)检查廖姓男生背部被铁条和藤鞭毒打的伤痕。

沈潺泽(左)检查廖姓男生背部被铁条和藤鞭毒打的伤痕。

(新山13日讯)15岁华裔中学生因为拒绝入党,遭人拖上车载到酒廊,被10余名黑帮少年两度围殴,除了拳打脚踢,还被铁条藤鞭毒打,导致身体多处受伤,事后更被弃在路旁。

来自乌鲁地南开屏山庄的受害者廖姓男生,目前就读开屏山庄国中中二。

他是在本月10日晚上10时30分,在与小他一岁的男同学到住家附近的麦当劳快餐店用餐后,在步行回家时被堵,然后被直接拉上车,载往百万镇一带的酒廊。

他今晚是在父亲廖先生(53岁,从事录影)及母亲魏女士(52岁)陪同下,向马华巴西古当防范罪案主任沈潺泽投诉召开记者会,向外界披露他因拒绝加入私会党而遭围殴的始末。

据廖姓男生透露,当时有三辆摩托车和一辆第二国产车白色Myvi出现,Myvi车上坐着4名陌生男子,年龄约15岁至20岁,相信都已辍学。

她说,其中一辆摩托车骑士突然手指向儿子,过后车上有两人下车,对方二话不说就强行拉儿子上车,儿子拼命挣扎也不敌对方,结果被拉上车载往不知名的地方。

她表示,在车上,坐在儿子左方的男子问他要不要入党,他拒绝,被对方挥拳打其左颊。

掳到酒廊逼喝酒

“大概过了10余分钟,对方开车到一间酒廊,叫儿子下车,当时有十多人在酒廊外,不由分说就对儿子拳打脚踢至他倒地,过程大约有5分钟。”

廖姓男生说,“对方过后又把我带进酒廊,我喝了近一杯酒,因为如果不喝怕会被打,他们之后又带我出去走廊,问我几次要不要入党,我再度摇头拒绝。”

他说,结果他第二次被殴,这次有其中两人手上多了武器,各持铁条和藤鞭联同其他人一起围殴他,以致右眼瘀肿、后脑淤青和右耳受伤,且背后更多处受伤。

男生背部留下令人触目惊心的斑斑红色疤痕。

男生背部留下令人触目惊心的斑斑红色疤痕。

被弃路边求助友人

“好像约过了5分钟,对方就把我带上车,然后什么也不说,把我载至大丰花园,弃在宋吉路的住宅区。”

他指出,由于当时父母正在忙着录影工作,他便致电给打球认识的学长,由对方带他去报警和回家。

 

友人聚会上结识 多次邀入党

魏女士说,据儿子透露,他两个月前曾去参加一名同校不同班的同学举办的聚会,当时这名同学有名校外的朋友邀儿子入党,他并不认识对方而拒绝,过后对方并不死心,不时询问儿子加入该私会党。

她说,儿子并没有告知父母此事,而事发当晚围堵儿子的多名少年中,包括这个儿子同学的朋友。

未叫姐姐接送出事

她表示,事发当晚,儿子与朋友是由姐姐开车载至麦当劳,结果却没致电姐姐接送回家,才会被人掳走围殴。

“事发后,我们感到很震惊,11日就带儿子去报警,然后去新山班兰医院验伤,所幸医生说儿子是皮外伤,右眼瘀肿等伤势需在3个月后复诊。”

她说,警方于11日扣留儿子同学的朋友,以及另两名当晚骑摩托车的少年,通知儿子去认人,不过这3人并没到酒廊也没动手打人,更不愿意向警方供出打人者的身分。

她说,儿子12日待在家休息,今日(13日)有去学校上课,级任老师获知情况后便要他回家,不过他继续留校上课。

母亲担忧后遗症

“我们已告知校方儿子说的聚会被人邀入私会党,校方会收集当天出席聚会者的名单,关注调查此事。”

她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儿子的伤势会留下后遗症,虽然儿子仅申诉后脑疼痛,饮食和睡眠正常。

不过她仍打算之后要带儿子到专科医院进行深入检查。

廖姓男生遭陌生黑帮少年挥拳,导致右眼瘀肿。

廖姓男生遭陌生黑帮少年挥拳,导致右眼瘀肿。

转校视父母决定

提到经此事后会否打算转校,廖姓男生表示会视父母的决定。

在家中上有一哥一姐的他说,从未想过加入私会党,因此没有告知父母。去年也曾有人邀他入党,不过他拒绝,对方也没强逼他。

沈潺泽吁警方校方正视

针对上述事件,沈潺泽表示,这起事件涉及掳人和伤人,属于严重刑事罪行,警方必须关注此案件,并尽速采取调查行动。

他指出,学校也应关注黑帮渗透学府,加以注意外来者在学校附近出现的行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