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金涨 顾客少 地点差
富都中环车站贩商难撑

星期天的小贩中心只有三三两两的食客;许多租户已迁走。

(吉隆坡11日讯)富都中环车站自南下巴士业者迁往南湖镇后,人潮大量流失,加上管理费比商场还要高,使大部分业者入不敷出而欠下巨租,每月还要饱受催债之苦。

自2010年后,城市发展控股公司(UDA)把车站原有每月400令吉租金,改为租金220令吉、管理费1600令吉,外加石油气等杂费,每档口基本开销达2000令吉。

大部分小贩商在入不敷出情况下,欠下管理层至少4000令吉至逾1万令吉不等费用;有者无能力偿下令迁离。

仅剩逾20档营业

根据了解,富都中环车站于2010年重新启用时,小贩中心共有58档,如今只剩14档经营;其他楼层业者从60间剩下约20间。

富都中环车站小商贩公会与商贩基于多次与管理层对话无下文,加上富都中环车站巴士业者于年尾迁往南湖镇操作,届时更没人潮,特今日在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陪同,召开记者会要求管理层交待。

富都中环车站小商贩公会主席法米指出,当地商贩在该车站经营生意多年,早期车站大装修时,曾迁往武吉加里尔临时车站营业,随后搬回此地。

“原有小贩中心设在一楼,人潮特别多,惟装修后,小贩中心迁往4楼顶楼,加上指示不明确及升降机无法直通小贩中心,除了熟客生意外,鲜少有食客到来。”

车站各楼层业者向方贵伦(右)大吐苦水。左为法米。

入不敷出欠租金
业者恐遭起诉迁离

法米说,基于管理费过高,生意乏人问津,许多小贩入不敷出而欠下大笔费用,而遭起诉追讨,不少业者因此被吓走,留下的也倍感不安及压力。

“城市发展局成立目的在于辅助土著从商,然而这里巫裔小贩除面对高管理费,也频被追债。当局也没设法改变情况或听取我们的建议!”

促交代车站走向

他透露,谣言指管理层计划在车站迁往南湖镇后,改为停车场用途,并把巴士入口处空间改为小贩中心。

他认为,管理层应针对车站日后走向,向租户作出汇报或交代,至少给予租户合理赔偿。

“管理费比金河广场高”方贵伦:下周会议提出商讨

方贵伦炮轰富都中环车站管理费比人潮多的金河广场还高,将于下星期召开国会财政预算案辩论提出此事。

他指出,城市发展局由第二首相敦阿都拉萨推动,旨在协助城市土著做生意,惟今日却事与愿违。

“比起金河广场,该广场约800平方公尺空间管理费约900令吉,而车站约100公尺,近2000令吉的管理费。”

促暂停追讨欠账

他说,车站虽有政府转型中心,惟消费人数少之又少;早前已针对租金管理费等问题,安排业者与第二财长兼城市发展局控股主席拿督佐哈里阿都干尼对话,惟无进展。最后一次对话是10月。

他促请当局暂停追讨欠账,与小贩携手促进生意达双赢局面。

收入跌缴不起租金
面食小贩●陆志安

我在此营业30年,早期人潮相当多,加上租金便宜,旺日收入达逾1000令吉,如今人潮不再,人多才有逾300令吉收入。

从两年前起因收入不佳,无法按时交租,每月都接催账信,如今约欠下2个月租金与管理费,不懂未来如何经营下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