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令吉贬双冲击
人民苦/郑栎萍

人民勒紧裤头谨慎消费。

我国在今年4月落实消费税后,商家因面对成本提升,而导致消费者面对百物价涨的压力,而消费者还来不及消化消费税的冲击,却还要面对令吉贬值的冲击。

部分商品因厂家成本提升,而转嫁给消费者,令消费者倍感吃不消。

令吉兑美元一度跌破4.40令吉的严重水平,逼近亚洲金融风暴时的比例,引起商家和人民的忧虑。

国行总裁丹斯里洁蒂和政府官员虽不断信心喊话,但面对百物价涨和消费压力增加,人民不禁叫苦连天。

人民勒紧裤头谨慎消费,影响特定领域的商家,尤其是非必需品如保健、娱乐和旅游消费大大减低。

其中,大部分从中国和其他国家入口的中药和药材,受消费税和令吉贬值双重压力下,被迫把提升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令消费者大感吃不消,商家也大叹“生意难做”。

其次,消费能力减低令许多国人打消旅游的计划,尤其是到国外旅游。

令吉贬值令到国外旅游的成本提高20%至30%,许多国人因此延迟或取消到国外旅游的计划。

令吉贬值已令钱币兑换商敬而远之。

钱币兑换商敬而远之

对于已经计划好国外旅游的人士,既然无法更改国外旅游计划,就必须准备花更多的钱来出国旅游。

人民取消国外旅游,反而促成国内旅游需求增长,刺激国内旅游消费。

毕竟,以令吉收入,用于令吉消费,可避免货币汇率的冲击。

较早前传出一些地区的钱币兑换商拒绝收取令吉的情况,而国家银行发言人也对此劝请国人出国旅游或经商应尽量携带足够的当地货币。

据悉,邻国泰国的钱币兑换商已经拒绝收取马币,令到泰国旅游的国人,被迫带更多的泰铢或其他主要货币前往。换言之,令吉贬值已令钱币兑换商敬而远之。

日常消费方面,我国拥有丰富天然资源的优势,令国民不至于受到粮食涨价的压力。

除了奢侈品和进口商品,人民的基本日常消费主要在国内生产内销,因此未受到令吉贬值构成显著的影响。

不过,我国作为石油净进口国,国际油价虽然滑落,但令吉贬值却令进口商需要付更高的成本进口石油。

进口商把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将打击人民的消费能力,则可能引起输入性的通货膨胀,令个人和家庭支出压力加剧。

生活成本增

之前两篇提到,令吉贬值对进行外汇交易的商家构成重大影响,而以令吉交易的商家其实冲击不大。

相同的,对于人民来说,若收入和开支都是以令吉计算,面对的冲击比较微小。

当然若以外汇作为收入,比如赚新币,以令吉开支,则是受惠者。但对那些令吉收入但需要负担外汇开支人民来说,是叫苦连连。

最明显的是家有子女在海外留学的家长,令吉贬值令他们需要付出至少额外20%的教育费,面对的压力最大。

另一个例子是被迫接受汇率上涨转嫁成本的人民,如长期接受医药治疗的病患,尤其是接受私人医疗的人士,进口药物价格提高,令他们需承担更昂贵的医药费。

不仅我国人民,哪些赚令吉的外劳,包括外国专才也无形中收入缩水。若他们把收入汇回国家,则直接面对令吉贬值的冲击。

“马劳”无形中加薪

与新山只有一水之隔的新加坡,无论在经济基本面和经济发展与大马有非常大的差别,新元兑令吉在今年来节节攀升,吸引不少大马人民,尤其是新山人民到新加坡就业,也被俗称为“马劳”。

马劳主要分为在新加坡居住和不在新加坡居住两种。

若在新加坡居住,其收入和消费全都以新元进行,因此在新元兑令吉汇率高涨对他们的影响并不深。

当然,若他们把储蓄换成令吉的话,无形中就多了20%的令吉。

令吉贬值对每日来回长堤的马劳则相对是最大的受惠者,同样的令吉收入,却可兑换更多的令吉,无形中“加薪”。

消费能力提高

住在新山的马劳在令吉贬值中提高收入,相对消费能力也提高。

一名每天来回新山和新加坡的执行人员表示,虽然每日需要比别人早出发,比别人迟归,但令吉兑令吉汇率提升却大大提升其收入,也有更多的钱购物。

“我在新加坡工作,在新加坡其实很难购买产业,反而在新山就有很大的购买力,而令吉走高甚至可让我可以更快还完银行贷款,还可以有闲钱到国外旅游。一年前,新元兑令吉是2.50令吉,现在已经冲破3令吉大关,可想而知,我们的收入也因此大增!”

举例,马劳在新加坡若领取1000元薪资,在短短一年内,他就已经“加薪”了500令吉,可想而之,这对马劳构成的获利有多大。

周末长堤出现的人潮,就足以说明令吉走高吸引新加坡人民到新山消费。

新国人潮刺激新山消费

自新元走高后,前来新山消费的新加坡人大大增加,尤其购物商场在周末更是出现“新国人潮”,无形中刺激新山的消费和提升业者收入。

一名新加坡人在受询时向《大马经济转型中》作者表示,周末长堤出现的人潮,就足以说明令吉走高吸引新加坡人民到新山消费。

新加坡人到新山消费不仅是购物,还包括娱乐消费和餐饮业,整体刺激新山零售服务业的消费。

他认为,虽然他因工作忙碌,而无暇到新山消费,但令吉走低会令新加坡向新山进口的水,向大马进口的石油和各商品相对成本降低。

但是,若令吉持续滑落,他反而担忧跨国企业会考虑把办事处或厂房迁移到成本较低的马来西亚,影响新加坡人的就业率。

“令吉贬值吸引更多的大马人前来新加坡就职,大量提高在新加坡的劳工供应,也对新加坡劳工带来就业竞争。”

新元兑令吉走高主要对新山各方面带来较显著的冲击,比如钱币兑换商在汇率波动幅度庞大之下,也无法对汇率作出预测。

当然,新加坡人民和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趁这时期买进大量的令吉,除了到新山消费,也期望令吉回升时能够赚一笔“汇率财”。

新加坡人或是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大喜“钱变大了”,因为他们在新山购买房产的能力大大提升。

新山职场现人才慌

当然,钱币兑换商也不会错过利用令吉贬值捞一笔的机会。钱币兑换商一般会大量买进外币,主要是美元、新币、澳元、欧元及英镑,令吉贬值也使到更多人涌往兑换以上主要外币,以防万一。

这主要因为有些人担忧令吉再跌下去会变成“废纸”,而买进外币,尤其是新元。

他们主要对令吉走势、对国家政治不稳定的因素失去信心,不惜以高价兑换新币保值。

在大马人民大喊“钱变小了”,新加坡人,或是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却大喜“钱变大了”,因为他们在新山购买房产的能力大大提升,更有条件选择优质房产。

对已经是拥屋者而言,令吉贬值却令他们先前买下的房产“变便宜了”,也更有能力加快还清银行贷款。

令吉汇率提升吸引大马人到新加坡求职,因此也对新山的企业面对劳工大量流失的冲击。

一名在职业介绍公司任职的执行人员表示,一年前,到新山设厂的大企业不太增加,对劳工的需求提升,因此令新山劳工的薪金开始追上吉隆坡和槟城的薪资,吸引大量劳工前来就业。

而在今年,新元兑令吉汇率大幅度提升,导致大量劳工涌到新加坡求职,令新山的企业无法留住人才,虽然有些企业被迫提高薪资和员工福利,但新山职场开始出现人才慌。

“尤其是拥有大专文凭的执行人员或工程师,他们都涌到新加坡求职,导致我们无法迎合新山企业客户的需求。”

新山企业因面对人才短缺,而被迫提升薪资与员工福利,虽然需要面对较高的劳工成本,但也无形中提高新山劳工享有的薪资与福利,甚至已经追上首都吉隆坡的薪资。

26017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