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民族的根?/夏庭

拜读李慧易君的《与中国的不同》,绕圈子的表达方式让人读来倍感吃力,但那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李君说“中国对于华人,许多华人在其身分认同上,虽然面对自我意识的变化,仍没有受到中国影响,反而是一次又一次更强烈认为‘我们跟中国人是不一样的’”。

大马华人和中国人毕竟生活在截然不同的国度,接受不同的教育,与不同的族群交往,过着不同的生活并形成了不一样的价值观,更何况彼此之间一度有数十年中断了交往。不一样很正常,若是完全一样那才是人间怪事。

华团华教根基瓦解

尽管如此,两者之间还是有许多抹不掉的共同点。作为汉民族的一份子,我们都说华语(汉语)写汉字、吃中餐、过春节、庆中秋,清明时节也都去扫墓祭拜先人,大凡喜庆场面,也爱舞龙舞狮。李君说“我们大马华人呢?早已是中国的过客,断了民族的根……”,那未免离谱了!姑不论“过客”的说法是否恰当,我要问:什么叫做“断了民族的根”?做“道道地地的大马人”,就得“断了民族的根”吗?

从一棵树断了根的后果,你就可以想象一个民族断了根的后果。大马华人要是“早已”“断了民族的根”,数以千计的宗亲会馆和宗乡会馆则早已不存在。作为大马华教保姆和强大后盾的这些血缘性及地缘性华团组织一旦不复存在,大马华教的根基也将瓦解,其连锁反应可想而知。大马之外的其他国家也住有不少马来人,他们必须斩断自己的民族之根吗?根本没必要!

华人不能自我否定

一如大马的其他民族,大马华人属于某个民族,那是自然而然且浅显不过的事实,无需也无法否认。不管喜欢不喜欢,我们身上都带着祖先的基因和民族的特征,都有权利和义务继承本民族的文化遗产并发扬其优良传统。

大马华人的先辈冒着生命危险离乡背井南来,他们及其后代子孙用勤劳的双手、惊人的拼搏精神和聪明才智,与其他民族携手将这片原本是莽莽山林的土地,打造出今日的繁华,也共同争取了国家的独立。

这段时间的乱象,事情的起因本来和种族完全无关,最后竟演变成这个样子,个中缘由,大家心知肚明。就算你完全否定了自己的民族属性,人家欲加之罪又何患无辞?因此,在这个乱象丛生的非常时期,大马华人切忌自乱阵脚和自我否定。

305018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