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男

多年前,当我到瑞士巴赛尔摆展览的时候,都在瑞士和德国边境的一家小旅馆投宿。旅馆设有一家韩国餐厅,由一个韩裔女人经营。她嫁给瑞士人,在这里落地生根。

躲在房里写书

在这家旅馆住宿,是通过一个德籍越裔朋友的介绍。她们是老朋友。朋友还说,这个瑞士丈夫是个废人,从来不帮忙打理生意,只会整天躲在房里写书。哦,原来他是个作家。但作家成千上万,寂寂无闻的,想靠买书赚钱,谈何容易?当时我没有作声,因为同是写作人,他是专业,我是业余,我没有资格批评他人。我只是觉得难过,一个没能力赚钱的写作人,竟被朋友当作是废人。可见现实的无情。

在中国一个助人圆梦的电视节目里,一个在路边卖烤番薯的女人,为了替丈夫圆梦,来到电视台上寻求帮助,替丈夫开办一间书院,教授书法。她的先生是个读书人,精于书法。这个书生长得斯文儒雅,风度翩翩,与太太的乡土形象,根本不相称。他们有一个儿子,正在念大学。

根据儿子的说法,妈妈早上3点多起身,生火烤薯。然后载到市区叫卖。晚上回来又要做饭洗薯。而做爸爸的,十指不沾阳春水,诸事不理。这个家庭,仅靠妈妈支撑,日子当然不易过。儿子还说了一个故事,交学费时,同学交的都是百元纸币,而他交得却是10元20元的零钱。这些钱都是妈妈卖烤薯赚回来的。妈妈很乐观,安慰儿子说零钱也是钱。

故意让儿子吃苦

这些都是他们的家事,外人无庸置喙。但当主持人问那个做爸爸的为什么不去工作赚钱以减轻太太的负担时,他这样回答:“我是故意让儿子在贫困的环境成长,让他吃苦,将来可以做个有用的人。”这样的回答引起公愤,原本答应帮助的赞助人收回承诺,最后他的梦想被大家否决。

我认为这个书生可能读书读坏了脑子,想问题想到牛角尖去了。作为一个男人,一个父亲和一个丈夫,他应该负起照顾家庭的责任。即使太太甘心吃苦,他也应该帮忙太太,至少把家务处理妥当,以减免太太后顾之忧。而不是自鸣清高,躲在家里做懒人。这种与社会脱节的文人书生,给读书人丢脸。难怪当时很多人都为他而摇头叹息。

两个故事,一中一外,两个丈夫,一中一西。不如大家有什么看法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