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盟连接推动发展/谢祥锦

随着中国与东盟经济、投资活动的增加,行业对接与合作的重要性也日益显出。

自2000年11月,当时的中国总理朱镕基提出建立中国-东盟自贸区的设想之后,中国与东盟各成员国多次协商。

两年之后双方签署了《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在2010年成立了中国-东盟自贸区,并正式启动了自贸区建设的进程,且预计即将在今年落实。

作为中国与其他国家商谈的第一个自贸区,中国-东盟自贸区是目前建成的最大的自贸区,涵盖18.5亿人口和1400万平方公里,可说是中国在推行“一带一路”倡议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自2009年开始,中国成为了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

随着中国与东盟经济、投资活动的增加,行业对接与合作的重要性也日益显出。

建立政策连接

在决定行业对接、加强东盟与中国之间的经贸与投资合作关系之中,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有待加强的部分是中国与东盟政府在工业政策方面的连接与协调。

政策方面的连接,也应当进一步发展成部长级合作机制,商讨宏观经济发展计划、政策的对接。

行业对接是行业合作所必要的条件之一;除了双方政府或官方方面的行业行政部门的对接之外,行业商会、组织的对接的关键性也是不可忽略的。

而事实上基于商会、组织的对接和官方部门的对接相比更具弹性,也能为官方对接活动立下基础。

硬体连接重要性提升

除了这方面的连接,建构中国与东盟共同的实体上的连接性也是极其重要的。

《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MPAC)作为东盟的旗舰项目,已经在实施的阶段。

《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已鉴定了哪一些项目会带来直接和庞大的影响,也确定了支撑这些项目的可能资金来源。

除了诉诸传统的资金流,如多边开发银行、双边发展合作伙伴、对话伙伴提供的资助、来自东盟成员国的贡献等,东盟也已着手建立东盟基础设施基金、公私合作伙伴关系等,寻求保障性的财政来源。

不过,《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已经实行五年了,也面对不少难题,当中包括了资金筹集,尤其是在公私合作伙伴关系的资金来源,因为东盟未能吸引重要的投资者。

如果东盟要解决这方面的问题,还需要改善投资环境。

在2009年,亚洲开发银行即预测2010至2020年,东盟国家需要花8兆美元(约32.8兆令吉)来建设基础设施。

今年寮国与中国达成协议,以建立合资公司的方式,建造一条连接中国昆明与老挝首都万象的高速铁路,未来将连接到新加坡。

目前中国主导的亚洲投资银行不仅推动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中的互联互通,也为《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的实施提供投资便利。

次区域联通加强

东盟的经贸、投资发展,在次区域也有显著的增长。可以预见的是,行业合作日益与次区域经济合作起着互补的作用。

目前,和中国有较强的次区域合作是涵盖柬埔寨、越南、寮国、缅甸、泰国、中国云南省的大湄公河次区域,不过北部湾经济合作也得到了中国的重视。

这个次区域经济合作包括中国、越南,以及与北部湾相邻的我国、新加坡、印尼、菲律宾、汶莱七个国家。

随着中国在这些次区域的经济活动增加,预料中国将在这些地区的基础建设,包括联通、连接性质方面的投资,也会随着增加。

中国-东盟的贸易、投资愈加频密,连接彼此的重要性也越来越强,也是时候做好连接双方官方机构、商业组织,以及实体上基本建设联通的时候了。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 [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