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资源惹的祸
美国鬼城

威廉姆斯县供应过剩,数百间住宅单位即将完成但恐无需求。

2010年,美国《时代杂志》一篇名为“中国鄂尔多斯:一个现代鬼城”的摄影报道,引爆了关于中国鄂尔多斯模式的讨论,如今,美国自己也遭遇了同样尴尬的情况。

美国重要石油产地北达科他州(North Dakota),自2006年因油价上涨,经历了数年快速增长后,这两年随着油价暴跌,现正面临陷入房市泡沫破灭的窘境。

北达科他州的贝肯(Bakken)油田,是美国重要石油产地,房产公司原本预料水力压裂法开采石油产业的快速发展,会使得大量的美国人迁移到该地。

然而,房地产的突飞猛进,却遇上了油价暴跌与持续低迷,导致美国这些重要的石油产地,出现一座座“鬼城”魅影。

根据华尔街见闻网站,北达科他州在页岩油兴盛的顶峰期,该地区薪资增速,且新增就业数据曾连续五年蝉联全美最高,住宅数量难以满足旺盛的移民需求,

乐观的前景,吸引不少发展商前往分一杯羹。

然而,这些发展商没有预计到页岩油的兴起,对市场供给形成庞大冲击,油价从去年以来暴跌了超过50%,北达科他州原本火热的经济被硬生生逼停。

根据彭博社,北达科他州的劳动市场咨询中心数据显示,今年首季,当地一季就有超过4000名工人失业。

房租骤减9倍

同时,贝肯油田周边地区的产业销售额一季按年萎缩超过10%。

目前,该附近的威廉姆斯县,产业平均使用率仅达65%,但兴建中的单位还有多达1300个单位。

该县官员丹卡里尔说:“我们建造的房子过多。我现在对数百间,月租只需区区200美元(约874令吉)的房屋供应感到担忧。”

目前的租金,比需求达到顶峰时,每月2000美元(约8740令吉)有着天壤之别。

去年,该县的人口萎缩了6%,之前该地连续3年,人口增长率高过全国许多地方。且当外来务工的人员陆续离开这一地区,他们丢弃的汽车就有超过400辆,在荒野里排成长龙。

其中一个业主汤姆还说:“一觉醒来发现汽车被遗弃在我的车道。太疯狂了,且到处都是空的露营车!”

油价暴跌,采油活动不符合经济效益,外来的工人陆续离开。

开发油田引入大量劳工

北达科他州地区的发展潮始于2006年,因为当时油价上涨,让成本较高的水压裂采油法可行。

这种采油方式,是借由深井向地下灌入大量水、沙及化学物质,压迫页岩采集油气。当时,人们预计这种石油开采模式可以延续数十年,还引来大量采油工人。

不过,该地区的工人往往居住条件简陋,有住在棚屋的,有的必须住在露营车里,使得大型油企进驻之时,只能建设大量简易工棚给工人居住。

贝肯地区的各个政府看好页岩油产业机会,开始加快建筑审批,并大量举债进行基础设施。

2011年,威廉姆斯县政府批准1万2000个床位的工棚。不过,这些工本只是暂时性,都要等到公寓等竣工。

建筑公司和投资者当然不会错过这一盛宴,蜂拥而至。

以Watford小城为例,在18个月里政府签发了1824张住房建筑许可,但要知道该城市在1980至2000年的二十年间,只新建3座房屋。

贝肯油田周边的城市,不但批准大量房屋工程,还借贷数千万令吉打造新水供和排污系统等。

至2011年1月,威廉姆斯县政府共发行达2.26亿美元(约9.87亿令吉)的债券,未偿还款项达1.44亿美元(约6.30亿令吉)。

Watford城市的债务也达234万美元(约1022万令吉),未偿还达210万美元(约917万令吉)。

爆发式发展类似中国煤炭城

北达科他州的城市发展,与中国的鄂尔多斯颇相似,后者因煤炭产业爆发式发展,曾连续七年经济增速在中国排第一,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甚至一度超越香港。

鄂尔多斯市周边的土地之下,埋藏着中国六分之一的煤炭矿藏。

2000年代初期,中国开始向私营企业发放采矿权,这催生巨额的税收收入,市政府的金库也鼓胀起来。

政府从这笔飞来横财中拿出了很大部分,用于开发一个新区:康巴什新区。

巨额资本涌向这里,引发一场建筑热潮,其规模令人咋舌。建筑热潮催生的一种循环并不出人意料,投机和债务、繁荣和衰退,房地产泡沫应运而生,之后泡沫又因为波动无常的煤炭市场转冷而破灭。

不过,与中国不同,北达科他州的房子大多压根就没卖出去过的,而鄂尔多斯的房子多数是有主人只是没人住。

事实上,这已不是北达科他州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在1953年,就有成千上万石油工人来这里寻宝,但随着国际原油供给过剩,1984年生产戛然而止,工人大量离开,留下政府负债累累。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