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教总教育中心特大
叶派5分钟通过2议案

部分出席者在特大结束后穿着写着“坚决不承认董总伪中委”的T恤,站在董总行政办公室前高呼“统考被董总伪中委卖了”。

(加影10日讯)随着法庭驳回董总、教总及独大的禁令申请,以叶新田博士为首的叶派成功召开董教总教育中心(非营利)有限公司特大,并在短短5分钟内通过两项议案,其中包括扩大代表人数,不过却缩减董总、教总及独大的代表人数。董总、教总和独大有限公司是董教总教育中心(非营利)有限公司的创办团体,此四造于本月8日入稟高庭申请禁令,以阻止叶新田召开特別会员大会,但有关申请遭到法庭驳回。

尽管如此,董总、教总及独大并没有派出代表出席这场特别大会,因此这次的决策也是在个人股东的决策下通过。

根据公司秘书的汇报,今日共有57名股东出席这次的特别会员大会,超过了法定人数的10人。

今日特别大会议程包括修改第14(b)及18(8)条文,两项建议都获得一致通过。

修改章程条文

第一项动议为修改第14(b)条文,即从现有的“董事部是由不超过31名成员组成,其中包括:由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以及独立大学有限公司各推举5名代表、从个人会员中选出10名成员,以及由董事部全权委任6名成员。”,改为“董事部由不超过35名成员组成,其中包括:由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以及独立大学有限公司各推举2名代表、从个人会员中选出25名成员,以及由董事部全权委任4名成员。”

叶新田说,为了应对未来的这种发展和需求,和这个工作量,董事会建议扩大董事部的总人数,并根据过去的开会经验及出席率,提议减低现有的三机构代表人数为各2位,增加个人会员到25位,董事部过去委任6位,现在减低成4位。

此外,今日出席的股东也同意删除18(8)条文,即有关丧失董事资格的条文下,指“已被推举他的组织中止或开除其会员籍”的说法。

18(8)条文将由现有的第18(9)条文取代,即连续三次无故缺席会议。

法庭裁决有权开特大

针对他早前被王超群等人指丧失资格,叶新田强调是法庭裁决他有权召开这次的特大,他也坚持自己仍然是董教总教育中心的主席身分。

他说,董教总教育中心的董事部在9月17日召开会议,出席董事成员的一致议决下,已通过两项修改议案,同时会提到几天的特别会员大会来通过。

叶新田出席特大时,有志愿警卫队成员“护航”。

正面影响新纪元学院

谈到这次的特大将对董教总教育中心及新纪元学院带来的影响,叶新田强调是正面影响。

“要不然的话有很多人喜欢在这边搞,那边搞,搞一些会议来封自己做什么(职位)。此风不可长。”

询及削减董总、教总、独大等三大创立机构的代表人数目的,叶新田指是从发展情况来看,需要董事能够真正出席,也能够作出贡献。

他说,新纪元学院要升格的手续都接近完成,接下来需要大量人力物力协助新纪元学院的发展。

他强调,是从这方面来考量修改章程的需要。

谈到教育中心未来发展,叶新田指未来可能有更多个股东作为董事带动更多社会发展,协助新纪元学院聚集人力物力。

谈到何时将要求三机构委派两名代表,叶新田指这已经交由公司秘书去跟进。

以董事部主席出席特大

记者追问是否是以个人股东身分出席而非董总代表出席时,叶新田说,本身是以董事部主席及个人会员身分出席特大。

目前也是董教总教育中心义务秘书的邹寿汉则说,部分出席者并非个人会员身分,而若有董事并没有个人会员身分,也不能够投票。

叶新田说,自己和邹寿汉以该公司董事主席及个人股东身分出席特大。

询及目前章程是否指必须由三机构的代表出任董事部主席,叶新田强调并没有类似的条文。

“不是说董总的主席过来就是董教总教育中心的主席,没有(这样的规定)。你只是为委派代表来复选,不一定会选到你,也可能只是普通董事,也可能是其他位置,不一定是主席。”

他也嘲讽说,有些人以为自己是主席,一过来就能够担任主席,这其实是对方一厢情愿的想法,属美丽的误会。

谈到是否仍代表董总出席这次的会议,叶新田指董总方面的身分一事仍在法庭诉讼当中,等待法庭的裁决。

叶新田(左)和部分董事一同召开特大,并主持会议。右起为董事李云祯、吴治平、杨天德、陈纹达及邹寿汉。

抨王超群私自召集会议

叶新田抨击教总主席王超群等人,在大部分董事都还在职,也没有授权给他们的情况下,“盗用”董教总教育中心的名誉,来起诉董教总教育中心。

“在今天的会议召开之前,我们也遭遇了一些阻力,主要包括副主席王超群不顾大部分董事的意见,在本月5日私自召开董事部的会议。

“已有5名董事对于这种不根据章程和公司法来处理事情的事宜,向法庭申请禁令,禁止王超群等一批人在本月5日召开会议为非法,同时也不能执行。”

他说,而此申请于周三获得法庭批准,禁止王超群等人在10月5日召集的会议,且在有关会议所通过的一切都无效。

“王超群等人向法庭申请阻止我召开今天的特别会员代表大会,结果有关诉讼,在昨天下午被法庭驳回。”

他也强调,万事还是要讲理,并抨击王超群等人在10月5日额做法公然学到董总“夺权分子”的做法。

“一些不讲理的人,习惯了,甚至在10月5日公然学到董总某一批夺权分子的做法,自己召开会议、自己选举、自己宣布,这种做法如果得逞,是非常可悲的事情。”

共有57名股东出席董教总教育中心(非营利)有限公司特大,更在短时间内通过两项章程的修改。

刘庆祺:误解组织条例“王超群越权会议无效”

(吉隆坡10日讯)董教总教育中心董事刘庆祺今天指责教总主席王超群犯上“超权行为”,其引申的一切会议决定都是无效的。

他说,王超群日前召开董事部特别会议后在记者会上声称,根据组织条例18(viii),叶新田博士已失去教育中心主席职位,并在相同条例下丧失了董事资格。

他发文告指出,事实上,王超群错误解读相关条例,因为叶新田不是董总“个人会员”,董总章程并无设置个人会员。刘庆祺说,根据第18(viii)条文,若会员被他委任的团体机构暂时终止或开除,他必须悬空董事职位。

他解释,叶新田及邹寿汉的董事,及其分别被选为主席和义务秘书职位,仅能在公司组织条例第18条例,即“丧失董事资格”中受到制裁。

全国草根保护董总大会草根大募集身穿荧光黄色外套的“纠察员”用摄像机录下媒体工作者,一再声称自己只是“路人甲”。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