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有用吗?/庄若

《间谍桥·Bridge of Spies》

《间谍桥·Bridge of Spies》里面最有趣的角色,不是主角汤汉斯饰演的占士唐纳文(James Donovan),而是苏联间谍鲁道夫阿贝尔(Rudolf Abel)。戏一开场,他照镜子自画像,脸臭臭的,一看到就讨厌。可是慢慢的戏发展下去,到后来由厌生爱(真的真的),我甚至开始同情他的遭遇。他后来结局如何?当然不能说,既然是真人实事,字幕出现时,观众自会得到交待。

这个鲁道夫阿贝尔,总是一幅“无所谓”的臭脸,主角一而再,再而三地问他:

“你不害怕吗?”

“害怕有用吗?”他反问。

此句对白,应该会成为电影经典对白之一。作为“心灵鸡汤”其实还不错的。只要不嫌弃这句话由苏联一个“叛国”的间谍口中吐露出来。

“叛国”所以要加上引号,因为这是冷战时期,美国所谓“爱国者”的自以为是。在律师占士唐纳文的定义(他一出场,就摆明是个擅长“定义”的家伙)是,鲁道夫阿贝尔有个苏联名字,但在英国出生,他不是美国人。做间谍是为祖国苏联办事,所以无所谓“叛国”。在冷战的年代,人人自危,杯弓蛇影,以为核子战争随时爆发,主角为苏联间谍做辩护,自是千夫所指,一家人都不好过。

此戏剧本写得很好,有一次主角与某中情局对话,说对方的名字明显是德裔,而他自己双亲皆来自爱尔兰,成为“美国人”是因为宪法,所以不能撇开宪法不谈。

影帝老戏骨对戏  火花四射

“冷战”是意识形态的战争。史提芬史匹堡是聪明的商业导演,描叙“冷战”自然不会偏袒。戏里固然反映美国反共是尚的主流丑态,到了东德,也不忘调侃苏联官员及“亲人”的虚伪。第三方势力,当时刚筑上围墙的东德人,与苏联人的姿态也有所不同,型男赛巴斯汀考奇饰演的沃格(Vogel),多少流露一点点的愤恨和不满,他和主角在东德城里飙车的一场戏,表露无遗。

这是史匹堡少数不那么娱乐的电影,懂得看,或想看这部电影的年轻人想必不多。其实还不是那么沉闷的(如果“沉闷”,上了年纪的会认为是《怪物游戏·Goosebumps》),它是对过去的冷战时代,一个细水长流式的浏览。

汤汉斯的再一次证明是影帝级,可是另一名老戏骨马克里朗斯与他演对手戏,可说是沉静之中火花四射,戏味浓郁。

《间谍桥·Bridge of Spies》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