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笨蛋”结梁子
狮城男生遭同学痛打

张建晖挨打后伤口流血。(受访者提供)

张建晖挨打后伤口流血。(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11日讯)因一句“笨蛋”结梁子,宏茂桥工艺教育中区学院的19岁男生,被指挥拳打伤17岁同班男生的左眼,甚至挥钩球棒猛打他后脑勺,受伤男生母亲已带爱儿报警。

新加坡《联合晚报》报道,这起伤人案于本月8日(星期四)在宏茂桥工艺教育中区学院发生,遭同学痛打后血流不止的是张建晖(17岁)。

张建晖与打人男生同读第一年,他透露星期三两人已在WhatsApp群组闹得不愉快。

“他指责我的朋友害他的朋友和女友吵架,但我朋友早已离开聊天群组,不知道自己挨骂。我觉得对方很荒谬,忍不住骂他笨蛋,把他给惹火了。”

隔天早上10时许,打人男生带朋友找张建晖谈判,两人恶言相向,互骂彼此“笨蛋”,引爆肢体冲突。

张建晖忆述:“他突然挥钩球棒要打我,但我伸手遮挡没被打。他继续挥拳揍我左眼,把我的眼镜框打断,左眼角被镜片割伤留血。”

他说,打人男生没道歉,走回课室继续上课,他忍无可忍向老师告状。

但冤家路窄,张建晖和同学途中又碰上打人男生,张建晖指对方嚣张下战书,尝试激怒他出手伤人。

“我没理会他,掉头就走。没想到他从后方用钩球棒袭击我,打伤我的后脑勺!站在我身旁的朋友也受牵连,额头被钩球棒打到!”

两人越想越气,加快脚步找老师绘述事发经过,但张建晖头部这时隐隐作痛,眼角伤口血流不止,让他疼痛难忍。

“我边留学边写报告,后来才在老师陪同下求诊。我母亲隔天看见伤口,觉得事态严重,因此带我上警局报警。”

母亲黄绣蓝(46岁)受访时频摇头说:“他是我唯一的儿子,看见他在校园被同学打,我怎么能不生气?我一定要报警,也希望学校给我一个交代。”

张建晖称自己因一句“笨蛋”被同学打。

张建晖称自己因一句“笨蛋”被同学打。

Whatsapp群组放话恐吓

打人同学在Whatsapp群组放话:“害我被开除?我就在学校门口等你!”

张建晖说,同学伤人后在聊天群组写道:“我刚才打了张建晖一顿,所以我现在很火,别激怒我。”

他说,根据校规,任何使用暴力的同学,无论被激怒还手或主动伤人,都会被校方开除。

因此,“野蛮同学”伤人后发简讯警告他说:“害我被开除?我就在学校门口等你!”

张建晖坦言,他看了简讯后很怕,“我现在都不敢出门,如果逼不得已要外出,就会仔细观察四周环境,确保没有人在跟踪我。”

母亲质疑为何负伤还得写报告?

母亲心疼儿子被痛打,提出三大不满,包括质疑为何负伤还得写报告?

母亲黄绣蓝心疼说:“我是要让孩子到学校认真上课学习的,不是让他去被别人欺负挨打的!”

她对此事很震惊,希望校方能给予一个合理交代。

她的三大不满包括:

●为何老师没在第一时间带孩子求诊?

●为什么要让孩子边流血边写报告?

●打人同学为何能在事发后继续留在学校上课?

孩子怕回学校

遇袭后不敢让爱儿单独出门,母亲周二请假陪儿子回学校。

母亲黄绣蓝表示,她周五晚上带着孩子看医生,获四天病假,医药费超过100元。

张建晖说:“我现在一想到要回返校园就胆战心惊。”

母亲也害怕孩子再被袭击,因此特地向老板请假,要在病假结束后,即来临周二陪孩子上学。

本报尝试联系学校和被指出手伤人的同学,但在截稿前仍未接获回复。

张建晖被钩球棒打伤,头部红肿疼痛。

张建晖被钩球棒打伤,头部红肿疼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