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地主“封”园地鱼塘通道
沉香逾百园主陷死路

关圣坛迁移至私人土地重建,但却面对乌鲁沉香木屋区地主不允许使用通道而影响建庙进展。

(芙蓉10日讯)芙蓉甘榜乌鲁沉香木屋区事件引发后续风波涟漪!拥有地契的小园主担心甘榜乌鲁沉香木屋区地主中断唯一通道,不让他们进出,影响农作物收成!

该木屋区后方拥有一幅面积大约500亩的树林土地,分隔成百余个小园主。该处的土地拥有人或小园主都持有地契,这里的土地部分开发为养殖非洲鱼的鱼池和种植橡胶树。

各别小园主早在二三十年前便买下面积从数亩至20亩不等的土地,这些年来都是使用乌鲁沉香木屋区的唯一通道往来园地之间,把收割的橡胶和渔获输送到外。

无法入内收割

地主昨日向小园主发出口头指示,指称允许他们从本月9至11日,3天为限,处理他们的农作物,否则下周一开始不再允许他们再使用乌鲁沉香木屋区通道进出。

受影响的小园主担心饲养在园内的牛羊、鱼类、农作物的白香果和龙珠果、橡胶等,随着通道中断之后而无法入内收割。

乌鲁沉香木屋区的地主使用破烂白布(右)作为界线,界线后方约500英亩土地属于百多人的私人土地。

警卫团暂时放行

小园主透露,由乌鲁沉香木屋区路口进入园地路程长约3公里。目前受雇于地主的警卫团依然看守在乌鲁沉香木屋区的主要进出口,这些警卫也表示暂时放行小园主入内处理农作物,直至接到地主新指示为止,而且时限只有3天。

地主竖立土地界限

小园主说,地主已在乌鲁沉香木屋区和小园主土地之间,竖立起土地界限,他们别无其他路进入园地,到时园内所有农作物即会枯萎,无法喂食的畜类也会死亡,直接影响他们的收入,并带来难以估计的损失。

“现在他们让我们自由出入,是因为国家能源公司还在乌鲁沉香木屋区内移走所有灯柱,假使工作在这3天时限内不能完成,就会延后至下周,而小园主也一样可以延迟多一或两天来处理农作物。”

小园主说,受影响的包括在园内也有土地的罗白区州议员萧金良的父亲。

乌鲁沉香后方树林区,划分出约百幅拥有地契的私人土地。小园主种多数植橡胶树和养鱼。

萧金良率领报案

针对此事,约20名小园主今早10时许在萧金良带领下到警局报案,也会安排在下周一到芙蓉新城的土地局寻求协助。

罗白区州议员萧金良说,他今早带领约20名小园主向警方报案,同时会在下周一早上前往芙蓉新城土地局,向该局反映小园主面对的困境。

养牛羊建神龛印裔屋主一周后搬

乌鲁沉香目前唯一住宅还未被拆的印裔屋主柏鲁马说,由于他养了不少的牛羊,也有菜园及3个印度神龛,所以获得地主通融展延一周搬迁。

他说,这间半砖木屋住宅先后住了4代人,也花了将近20万令吉装修美化。两个单位住宅总共住了17人,包括他本身单位11人,以及隔壁儿子一家六口。

靠近仙水乡珍珠园交通圈的乌鲁沉香木屋区居民谢春福说,被拆除的木屋属于他的岳父赖伟年,而他本身也住在木屋区。

柏鲁马(右二)的两个家庭17名子孙,获得通融展延一周后才搬迁。

拆水表没中断水源

他说,水务公司职员昨日到来拆除水表,可是却没中断水源,使到水源平白流失。

“所有能够使用的家具或家电都已搬走,剩下搬不走或不想搬的,就由它留下来。这几天都见到捡收破烂者到来,在废墟中寻找能够变卖的破铜烂铁。”

乌鲁沉香木屋区居民谢春福,查看水表被拆后但水源却没有中断而流失的水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