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的现实/阿卢达

今年3月底也门的胡塞武装部队和以沙地阿拉伯为首的联军持续爆发冲突,禁运、持续空袭和战火,导致超过100万人流离失所,急需医疗和人道援助。以下是无国界医生医疗副总监早前到也门评估医疗情况时的所见所想︰

我们前往伊卜一所成为了人们临时栖身的学校。在途中,也遇见了许多家庭,他们都是从饱受战火洗礼和严重轰炸的地区来到这里,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来自塔伊兹(Ta'iz)和达利(Al Dhale'),而其他人则来自是萨那(Sana'a),甚至是萨达(Sa'ada)。

在也门西北部,为逃避激烈战火而流离失所的平民的临时聚居地。Narciso Contreras/MSF

约有20名男子和一些好奇的小男孩围着我们聊天,许多小男孩站在他们的父亲或兄长身旁,但有一个5岁的男孩站在我旁边,他稚嫩的手抓住我的衬衣。这使我不能完全集中精力在与他们的交谈,因为我不禁在思考,也门儿童正被迫活在当中的非人道环境。

剥夺基本需要

我们在西方社会的大多数人,在伤痛经历后还能得到精神上的支援,但这些也门儿童在目睹了如此残酷的战争并被迫离开家园之后,还被剥夺了最基本的需要、医疗服务、学校甚至是食物,而他们的家庭都在挣扎求存。我用手轻轻抚摸了男孩的头发,尝试让他感受到温暖和怜爱——这两样东西都是也门儿童现在所缺少的。

我同事的声音把我的思绪重新拉回到谈话中。他指着我对一个男人说,“请告诉医生吧”。这高个子男人对我露出疲惫的微笑,他穿着一件旧衬衣和也门传统服饰腰布裙。他说他有心脏病,并描述自来到伊卜后,健康如何恶化起来。当我问他为什么他到现在才想找医生时,他说即使诊症是免费,他仍然没钱买药。

继续承受痛苦

很快,讨论转向了食品短缺的话题。在斋戒月期间,这些住在学校的人收到邻居赠予的一些食物,让他们每日斋戒后的开斋饭(Iftar,即白天斋戒、太阳下山后才吃的晚餐)上食用,但这些捐助大多在斋戒月后就停止了。

无国界医生在也门卡米尔向因战火而流徙的灾民,派发救援物资。 Becky Oba/MSF

国际救援组织也没有为在学校栖身的人提供粮食,而他们自己也没有钱购买食品。也门儿童本来已经历了数十年的营养不良,如果国际社会仍然不向他们提供足够的食物和药品,这些儿童将承受更多痛苦。然而在此方面的努力因为封锁、战乱和持续的轰炸而受阻。

也门正经历着一场残酷的战争。我希望下一次再到访这个国家时,战争已经结束。战火一日未平,无国界医生都仍然会继续努力,为也门人民提供医疗援助,并向世界发出他们的声音,让世界其他地方的人都知道,在那些总是关于胜利、撤退和谈判的头条新闻背后,还有着这样残酷的现实世界。

被支援的一间外科医院,图为刚有一批伤者被送到医院外。 Guillaume Binet/MYOP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