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我写作的人/杨百合

上个世纪60年代,我与文字相遇、相爱,与她共舞,不知不觉超过半个世纪了。

现在想起来,影响我写作的人很多,但以下几位使我最难忘。

张逸萍剪报示范

60年代初,我在安顺接受师资训练,那时我开始写作,在《学生周报》、《南洋商报》副刊学生版发表习作。一天,学院的华文讲师张逸萍老师邀我到他家坐谈,可能他看到我的作品在报章发表,对写作有兴趣。他是一位作家,他拿出他发表过的作品剪贴簿,有4、5本,作品有散文、杂文、诗歌、小说……。他只是给我看他的作品,没有讲很多鼓励我写作的话,但我离开他家时,我心中产生了一个志愿:“我也要学张老师那样写。”几十年后,我的抽屉里,果然也有4、5本作品剪贴簿。

1963年,我在登嘉楼执教时,在海边接受水礼成为基督徒。为我施洗的是来自新加坡的曾约拿牧师,他鼓励我写作,我说刚信主不久,灵命肤浅,如何执笔?他说:“不要紧,话到哪里,就写到哪里。”他这句话,至今仍是我的座右铭。

何海主编海光文艺版

安顺师训学院有一份香港出版的《海光半月刊》,是一份地理杂志,但里面有几页文艺版,专门刊登短诗,由何海先生主编。何先生编得很好,引起我对小诗的兴趣,也学习写,把诗投去发表。当时,诗人何乃健的一束束田园小诗,常获得何先生的称赞。

后来接触到余光中的诗,很喜欢他的《莲的联想》;而读了他那本诗论《掌上雨》,使我更了解现代诗的表现手法。

散文方面,我很喜欢张晓风的《给你莹莹》、《愁乡石》、《地毯的那一端》。我读《给你莹莹》这本书时,把佳句划上线,然后抄在一本簿子里。

我已故的岳母,信主后,很喜欢阅读,在她的书橱里,有一本香港出版的书叫《银网集》,是桑安柱博士写的,里面的文章短小精干,每篇只有两三百字,写得很精彩,后来我常写短文,想是受他的影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