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倦城市生活 向往渔村朴素
游子返乡大展拳脚

颜进升回流适耕庄后顶下一家茶餐室,售卖他拿手的娘惹食物,颇有口碑。

适耕庄良田千顷,一年里不管任何季节都可欣赏到绮丽风景,适耕庄也滨临马六甲海峡,渔产丰富,村民讨海为生,空气中不时夹带“咸鱼”味。

丹绒加弄毗邻适耕庄,地区不大,胜在淳朴,人民过着优哉游哉的生活。

不管是适耕庄或是丹绒加弄,这里一物一景,哪怕是臭腥的“咸鱼”味,对颜进升及一对夫妻黄裕量和魏爱芳来说,家乡才是他们最终的“归宿”。

约于七八年前,适耕庄还是个单纯以务农、捕鱼为主的乡下,莫说商机,连就业机会也不多,所以在这里土生土长的颜进升在中学毕业后“理所当然”离开了家乡,到吉隆坡找工糊口。

在发展比家乡快数倍的大城市,他见识良多,当5年“城市人”日子里,天天塞车与忙碌,让他没有多余的空间与时间思考,因此他很快便触及生活瓶颈,于是他再跨步,到新加坡在饮食业打工。

他坦言,当时离开家乡,不曾想过会有“回家”的一天,但体验过外面的世界后,他清楚知道自己心系家乡,于是在新国呆了两年后,决定回家创业。

家人不看好回乡发展

他今年30岁,当年回流后便顶下适耕庄一家茶餐室,售卖娘惹食物,靠着过去在饮食业的经验及创新,食品大受欢迎,尤其清早不少街坊及游客趋之若鹜,高朋满座。

他接受《南洋商报》记者访问时说,当年决定回家发展,家人反而叫他“三思”,建议他到巴生或加埔找生意做,不看好他回家发展的机会。

他也自知虽然适耕庄近年成了爆红的旅游区,但凡事要从头开始,在小地方占一席位,并非易事。

但当了游子多年,他已心身疲累,回家似乎是他唯一的选择。

颜进升因城市忙碌,让他心身疲累,但一回到家就整个人才精神爽利,所以回乡发展是他坚定的决定。

颜进升:售娘惹食物赢口碑续专研多元食品拓市场

家是游子的避风港,颜进升在新国打工期间,尽管回适耕庄的路程要七八小时,但他坚持每月至少回家一次。

家有莫名的吸引力,无论去到世界哪个角落,终究发现家是最好的。

颜进升没有后悔当初回流,更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把娘惹饮食做到有声有色。

“我还需要不断专研,推出多元化食品,并寻找开拓其他市场的机会。”

他坦言,自己当老板,压力比在外打工更大,但是乡区毕竟比较悠闲,生活不如城市般紧绷,一旦遇上难题,他也可在宁静的氛围里思考,再勇往直前。

魏爱芳(左)和黄裕量(右)厌倦了隆市拥挤、紧凑的生活,毅然抛开一切回到家乡重新开始,快乐过活。

夫妻回流丹绒加弄适耕庄设民宿饼家

来自丹绒加弄的魏爱芳(36岁)嫁给同乡黄裕量(37岁)后,就在吉隆坡生活。

黄裕量是一名电脑程序撰写员,高薪厚职足以养家糊口,魏爱芳可说生活无忧,在城市里当“少奶奶”。

然而,吉隆坡最大的通病就是塞车,黄裕量每天清早7时便起床,之后出门塞车回公司,上班是这样,下班也一样,在隆市生活的10年,塞在车龙时间累积下来也相当“可观”。

厌倦了那塞、塞、塞的日子,一直向往自由的夫妻俩最终下了一个决定,回流家乡丹绒加弄。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回到自己熟悉的家乡,魏爱芳反而找到自己的新天地,运用其嬷嬷的食谱,烘焙鸡蛋糕、凤梨酥、“番婆饼”及蛋卷(Kuih Kapit),批发到市场,大受欢迎。

至于黄裕量,一方面帮忙妻子打理土产店生意,另一方面善用网络,在家继续从事老本行,偶尔写写电脑程序,快活过日子。

粗茶淡饭回归原始

在城市度过10年的光景,起初在乡区生活,让夫妻俩仿如回到过去,在村里生活朴素,粗茶淡饭,他们形容如回到“原始人”的时代。

渐渐地,他们不但适应了,也更加爱上丹绒加弄,甚至打算再也不离开,在这片福地共度余生。

两人优哉游哉过日子,后来也看准毗邻适耕庄崛起成为旅游热点,在当地开设民宿和“阿嫲的家”,做自己想做的事,享受人生。

“阿嫲的家”设在稻田旁,内部很有古早味,让人仿如回到阿嫲的年代。

魏爱芳:享受轻松自在日子“阿嫲的家”缅怀阿嫲

魏爱芳是个乐天派的人,她说,开设“阿嫲的家”是要缅怀从小看顾她长大的阿嫲,所以里面装饰品多是阿嫲遗留下来的,设计也跟阿嫲的故居相似。

“我在印象中,小时候跟阿嫲在一起的日子过得最开心,那是无忧无虑的年代。”

她指出,在城市过活,总听到打工族抱怨,但在家乡,大家都简简单单,日子过得轻松及自在。

“我喜欢做旅游生意,因为前来旅行的人,都是快乐的,他们总是脸带微笑,这种感觉在城市买少见少。”

她坦言,起初决定抛开吉隆坡一切回到丹绒加弄重新开始,不免担心生意会不好,不过哪怕万事起头难,他们坚信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