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诱加入高回酬投资
遇刮刮乐主妇失6.6万

许来贤(左二起)要求刮刮乐公司7天内退余额给黄珠琴,否则将采取进一步行动。左为王荣山和刘健玲(右)。

(八打灵再也8日讯)家庭主妇被刮刮乐相中,利用赢丰富奖品为饵,再利诱她加入“高回酬投资”,结果白白献上储蓄了30年共6万6000令吉的积蓄。尽管如此,经其家人与刮刮乐公司谈判后,取回了2万7850令吉,还有一些不同价值的家庭电器。

取回逾2万及电器

事主黄珠琴(48岁)是于9月18日中午12时许,在华联花园广场(Plaza OUG)附近打包食物时,在停车场遇上3男1女的刮刮乐成员。

她说,当时4人让她撕开一张纸卡后便指她赢取丰富奖品,更带她到蒲种路的办公室领取奖品。

“我到了该办公室后,他们(刮刮乐成员)就开始游说我进行高回酬投资项目,还问我有多少资金可以投资。”

她指出,当时如实说出有6万6000令吉存款,对方便继续说服她,把全数储蓄用作投资。

“我把有关款项交出后,却开始怀疑他们,于是要求他们退回该笔钱。”

她说,她在该办公室等候了约4小时,后来刮刮乐成员竟把房间的灯关上,也取走她的钱。

“我察觉自己受骗了,但是他们不肯把钱还给我,给我3张不正规收据和指老板晚上9时才回到。”

她今早在八打灵南区国会议员许来贤陪同下召开记者会现身说法,希望提高公众人士对刮刮乐的醒觉。出席者包括她的儿子王荣山和妻子刘健玲。

闻刮刮乐成员对话指要推下楼梯抢车

黄珠琴说,她后来听到一男一女刮刮乐成员对话,指要把她推下楼梯和抢走她的车,所以她不敢再逗留,于是约5时就离开该办公室。

她说,同日刮刮乐成员安排德士司机在傍晚6时许,把声称总值6万6000令吉的12样家庭电器送到其住家。

由于感到受骗,黄珠琴在9月18日已在家人陪同下,到十五碑警区报警。

警方指刮刮乐公司背后有律师团服务

王荣山指出,警方指这批人涉及数宗类似案件,且背后有律师团队为他们服务。

他说,他多次与刮刮乐成员通过电话交涉,要求把母亲的血汗钱退还,对方回应反覆。

“起初有人说愿退还1万5000令吉,但我不接受,对方之后又说会退回‘满意的数额’,但没说明数额。”

他随后接获警方来电,指刮刮乐成员愿意退还6万令吉,并约定10月2日下午退款,但最终只退还2万7850令吉,并要求母亲签署协议书,答应取钱后销案。

他揭露,警方指不能在警局范围进行交易,双方在警局外领款,之后刮刮乐成员到其家取回8样电器,只剩下4样电器。

黄珠琴事后寝食难安

他也曾向大马保护消费者协会(PPPM)咨询母亲受骗一案。

黄珠琴自此事后寝食难安,不过其家人并没因此责备她,反之设法替她取回款项,让她感到自责和难过。

要求7天内退还余额

许来贤要求刮刮乐公司在7天内把余额退还给事主,否则会向贸消部、财政部和反贪污委员会举报此事,甚至反映给全国警察总长。

针对警方不断游说黄珠琴与刮刮乐公司私下和解,没积极对付刮刮乐的态度,让许来贤怀疑警方有害群之马,与刮刮乐公司背地里勾结。

他指出,事主首次报警时,警方就指已掌握对方身分,却没采取行动,反而要事主与刮刮乐公司私下和解。

“王荣山友人更告知,若警方帮助事主取回被骗款项,需给予10%佣金,这存有受贿嫌疑,我会向反贪委会投报。”

许来贤将促政府拟定法令对付刮刮乐

许来贤将在国会要求财政部、内政部和贸消部,关注国内刮刮乐集团,并认为政府有必要拟定法令,对付日益严重的刮刮乐诈骗事件。

他坦言,现在没有特定法令对付刮刮乐集团,各造权限无法同步向刮刮乐公司展开行动。

公司4月才注册

许来贤也出示公司注册委员会(SSM)资料,显示涉及上述刮刮乐诈财案的公司,是一家今年4月才注册的家庭电器贸易公司。

他指出,这家公司以刮刮乐方式,把目标人物说服到办公室,游说进行投资,随后送上家庭电器了事。

“我已掌握这批人的身分,若他们不愿意退款,我会向各相关单位反映和举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