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弟/刘谛

我在香港的八弟,于今年3月往生,终年64岁。他原患严重肝硬化并有肝癌,于2010年11月24日,他有幸得以换肝重生。在上天恩赐予他额外的4年多里,他珍惜地活着,过了两年多健康日渐好转的日子,努力工作、念佛学佛、随缘行善、也与网友分享换肝重生的身心历程。也许,此生中他还需要更深重的磨练吧,一次复诊体捡中,发现他体内潜藏的肝癌细胞扩散至其他器官了!他经历了几轮艰苦而证实无效的化疗后,平静地接受了药石罔效的现实。

他调整了饮食,如常地生活,并把那些应做而未做的事、应尽而未尽的责任,尽能力所及一一地去执行或作出安排。恶疾使他日渐衰弱,依靠着意志和信愿撑了一段日子,去年11月终于不支送院了。我赶回香港看他,他病体支离,食难下咽,一句“我听到食嘢就怕!”,令人心酸心痛!

几年来,在香港的五妹和九妹,一直都是八弟身心的守护神,为了使他在最后的日子里少些苦痛,安排他住进了临终关怀病院。那是一间基督教办的慈善医院,但一切皆以病人的福祉为依归。八弟受到很好的关怀护理,痛苦舒缓了很多。谈话间,他诉说了不少的往事和感怀,知道他已对自己的一生作出了深入的反思、也得到了很好的感悟。我离港前,他一再的要我放心,也要我转达住在美洲的兄姐们,请他们不必担心牵挂。

病院中皈依三宝

征得院方的同意,九妹敦请了皈依师衍杰法师到病院的一间单人房,为八弟亲授三皈依,能在一对一的授受下得到戒体,真是八弟的福份了。他在三宝的护持下诚心念佛,也通过电脑研读经典。

他最后的一个多星期,更趋羸弱了,常困顿睡去不接电话,我多从两个妹妹处了解他的状况。与他最后的那次通话,我说:“细佬,到了这个阶段,不适合强解经文了,一心念佛吧!”他说:“我也这样想,大佬,您放心啦!”

3月21日晚7时许,八弟病危,院方依他预先的嘱咐,只电告九妹一人。这一切都好像是预先约定好了的,九妹赶到病院后,即到他床边抚慰并助念阿弥陀佛。他已羸弱困顿得不能言语了,但心神还是清晰的,也还能与九妹平静地作些比划交流,嘴唇则间歇地跟着九妹开合蠕动念佛。如是直至凌晨1时半,八弟发声朗念了三声阿弥陀佛,三四回吸呼后便息脉皆止,仪容安详如睡。九妹续留他身旁持续念佛,3时47分医院派人为八弟庄重洁体,两小时后约于5时45分移送殓房。

九妹于清晨回家后,一一致电各位兄姐。她的语气平静得不像是噩耗,倒似是述说一段净好的因缘。也的确是,八弟往生阿弥陀佛净土的信愿至死不逾,四大逸散心不散,是殊胜的因缘,他当已蒙佛菩萨接引了。

无墓、无碑、无龛

八弟在临终前便早已把心灵安顿好了。往生后,依照他的遗愿处理后事:丧礼从简,领出遗体后火化,然后将骨灰撒向大海。

无墓、无碑、无龛,我心甚是不忍,本想为他置个龛位,让亲人有个悼祭处。后经大家讨论后作罢,主要是因为八弟他本无此愿。大哥表示对我的俗心仍重颇感讶异,我经宁思默想后,觉得也真是,原来我仍未能如八弟般把心安顿好啊!

“无灰无尘,能置何处?惟心而已!”尽管是红尘依旧,我心自如如,该有如是的知悟才是。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