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成时代受苦与勇气纪念碑
白俄女作家夺文学奖

阿列克谢耶维奇

(斯德哥尔摩8日综合电)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于瑞典今天在大马时间傍晚7时揭晓,获奖者为白俄罗斯作家、记者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

瑞典皇家学院今天宣布,阿列克谢耶维奇得奖的理由是“其复调的写作,是我们时代受苦与勇气的纪念碑”。

阿列克谢耶维奇一人独得800万瑞典克朗(约428万令吉)的奖金。

她通过电话告诉瑞典广播员,这个奖令人产生复杂的感受。

阿列克谢耶维奇现年67岁,她是记者,也是一位散文作家,代表作有讲述核灾的《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作品访问了核灾的幸存者,记录了他们的口述历史。

瑞典的报章说,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属于纪实文学与小说之间,这类作品在过往从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瑞典皇家学院秘书长莎拉·丹尼斯说,阿列克谢耶维奇在过往30或40年,致力把前苏联解体后的个人,与前苏联连结起来,这不只是一连串的历史事件,而是感情的纪录。

阿列克谢耶维奇的父亲是白俄人、母亲则来自乌克兰,除了切尔诺贝利事件,阿氏的作品亦有包括二战、阿富汗战争,以及苏联解体的题材,并访谈当事人。由于她曾批评白俄政府,遭卢卡申科政权迫害,曾一度要在海外居住,包括意大利、法国及瑞典等。

她曾任职于地方报纸,后在明斯克担任文学杂志记者。赛前她也是得奖大热门,早前英国最大的博彩公司立博集团开盘竞猜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以赔率1赔3位列榜首。

阿列克谢耶维奇是第14位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女士。

她以基于上千次采访写成的记录性小说——记录从二战到普京时代苏维埃历史及心理变迁的系列小说,总称为“乌托邦之声”——而为国际文坛所瞩目,其代表作是《切尔诺贝利的悲鸣》。

阿列克谢耶维奇2013年8月在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市家里的生活照。(欧新社)

访谈方式写重大事件

1948年出生的阿列克谢耶维奇,毕业于明斯克大学新闻学系。她用与当事人访谈的方式写作纪实文学,记录了二次世界大战、阿富汗战争、苏联解体、切尔诺贝利事故等人类历史上重大的事件。

她的作品已在19国出版,在中国出版的著作有《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锌皮娃娃兵》等。

本月,她的两部作品《我是女兵,也是女人》和《我还是想你,妈妈》出版。

阿列克谢耶维奇作品曾多次获奖,包括1998年德国莱比锡图书奖、1999年法国国家电台“世界见证人”奖、2006年美国国家书评人奖、2013年德国出版商与书商协会和平奖等,去年,她还获颁法国艺术和文学骑士勋章。

德国出版商与书商协会为其授奖时曾说:“她自己创造了一个将在全世界得到回响的文学门类,必将掀起证人与证词涌现的浪潮”。

瑞典资深专栏作家梅·斯文森也曾公开表示,“她早应该得诺贝尔文学奖了”。

德国柏林书局出售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路透社)

关注焦点永远是人

阿列克谢耶维奇并非按照正式的历史文献来描述历史,而是从个人经历、机密档案以及从被忘却、被否定的资料中挖掘。这样的创作意义更加深远,远远超出技术性文献的意义。

她关注的焦点永远是人,探索人的心灵是她与其他作家的区别之一。

她成功地表现了一代人的茫然和恐慌,作品触动人的内心深处。

比如在《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中,阿列克谢耶维奇用3年时间,采访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反应堆爆炸的幸存者们,有第一批到达灾难现场的救援人员的妻子、有现场摄影师、有教师、有医生、有农夫、有当时的政府官员、有历史学家、科学家、被迫撤离的人、重新安置的人、还有妻子们祖母们……每个人不同的声音里透出来的是愤怒、恐惧、坚忍、勇气、同情和爱。为了收集第一线证人们的珍贵笔录,阿列克谢耶维奇将自身健康安危抛之脑后,将他们的声音绘成一部纪实文学史上令人无法忘记的不可或缺的作品。

村上春树的作品在日本文坛独树一格。

村上春树再次陪跑

诺贝尔文学奖的多年大热门人物——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再次“陪跑”,引发关注。

曾创作《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且听风吟》等畅销作品的村上春树,自2009年以来,已连续7年被视为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但均没能获奖,被称为“最悲壮的入围者”。

日本《产经新闻》报道,在全球最大规模的博彩公司——立博集团公布的今年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单上,村上春树以1赔6位列第二。

中文读者对村上春树的熟悉程度,并不亚于对莫言、余华、苏童等人。这个生于1949年的日本作家,至29岁起才开始写小说。首作《且听风吟》写作动机源于观赏职棒球赛时于外野席喝啤酒,看到养乐多队洋将大卫·希尔顿击出一支二垒安打后的所见光景。其后村上春树专心从事文学创作,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在日本畅销400万册,广泛引起“村上现象”,经久不衰。

文学奖花絮:无人重复得奖

问:有没有作家多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答:没有。

问:有没有作家共享同一届文学奖荣誉?

答:有。文学奖总是单独颁给一位获奖者,这与文学创作的独立性有关,迥异于物理奖、化学奖颁给几位合作者的情况。2名获奖者分享文学奖的情况只发生了四次,包括1904年、1917年、1966年和1974年。

问:获得文学奖提名次数最多的作家是谁?

答:这是个好问题——事实上没有人知道。这要从诺奖的评选流程谈起:每年9月至次年1月31日,接受诺贝尔奖推荐的候选人。通常每年推荐的候选人有1000至2000人。

具有推荐候选人资格的有:先前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诺贝尔奖评委会委员、特别指定的大学教授、诺贝尔奖评委会特邀教授、作家协会主席。次年4月,评选委员会经过调查后,选出15至20名初步候选人。每年5月委员会决定最终5名优先候选人。再经过几个月的阅读、讨论,瑞典文学院将在10月中投票选出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然而,关于诺奖提名名单,却有“50年不公开”的有趣规定:委员会除了公布最终获奖者外,候选人的名单都不对外公开,并设置了50年的保密期。因此,对于每年可能出现的各种传说,说某人获得提名成为诺贝尔奖候选人,其真实性必须50年后才能得到验证。

问:那我们乐此不疲讨论地“热门候选人”从哪儿来?

答:立博(Ladbrokes)博彩网站。每年诺奖揭晓前,博彩行业都会开出盘口,在网站上列出诺奖的热门人选,其中立博是标杆。博彩业每年开出的人选名单中,基本都包括了当年的诺奖得主,至于博彩业的人选名单从哪儿来…暗中交易?买通评委?外界是不得而知的。

研发DNA修复助抗癌助了解遗传病与老化

脱氧核糖核酸(DNA)掌握生命密码,不过DNA受内外种种因素影响,随时会出错受损,但万物生命能延续,全赖DNA有多套自我修复机制。

瑞典、美国和土耳其3位科学家,各自在化学分子层面发现不同DNA修复机制,为抗癌提供新武器,夺得今年的诺贝尔化学奖。

瑞典皇家科学院评审团昨宣佈,今年化学奖由瑞典的林达尔、美国的莫德里奇和拥美国和土耳其双重国籍的桑贾尔夺得。

评审团赞扬3人的研究,“对了解细胞如何运作,以及对了解多种遗传病的分子成因、癌症发展和老化过程背后机制,都带来重大贡献。”

评审团指出,脱氧核糖核酸修复机制与癌症关系重大,“着色性乾皮症”患者就因为他们核苷酸切除修复机制有先天缺陷,修复不了紫外线对DNA的破坏,所以一接触阳光就易生皮肤癌;很多癌症亦因为一个或多个DNA修复机制失效,令癌细胞失控生长,但另一方面,如果能破坏癌细胞的脱氧核糖核酸修复机制,亦能杀死肿瘤。

老化问题亦可理解为DNA修复机制的漏网之鱼累积而致。

这也是DNA研究第七次夺诺贝尔奖。

每日千次异变随时出错

评审团指出,我们的脱氧核糖核酸大致可保存完整,其实是一件很出奇的事,因为人体每日数百万次细胞分裂,DNA在复制过程随时出错,细胞的基因组每日亦会自己发生数千次异变,DNA也随时会被紫外线辐射、游离基和致癌物破坏。

不过,科学家之前并未意识到这问题。在英国的沃森和克里克1953年宣佈发现DNA双螺旋结构后,科学界有十多二十年都认为DNA很稳定。1960年代尾初出茅庐的林达尔却抱有怀疑,他在博士后研究在实验将核糖核酸(RNA)加热时,发现RNA分子急速衰变,由此想到DNA也会危机四伏。

他直接对DNA实验,证实DNA亦会缓缓衰变,估计基因组每日会遇上几千个可致命受损,但人类的生命却没有那么脆弱,于是推论出DNA一定有分子修复机制。

发现特定酶剪错误部分

林达尔从细菌DNA中,发现掌握遗传密码的A、T、C、G四大碱基中,C碱基容易失去一个氨基酸群,产生乱码,但有一种酶可发现这种错误和切除出错部分,1974年发表结果,打开DNA修复机制研究的大门。

桑贾尔在1983年发表的研究,指紫外线辐射虽会令DNA受损出错,但有三种酶可发现这种错误,一口气剪走脱氧核糖核酸串中出错部份连同周边12个核苷酸(DNA组成单位),再由其他酶作出修补。

DNA在细胞分裂过程中复制编码时,亦随时出错。莫德里奇1989年宣佈发现错误配对修复机制,关键是原版被复制的DNA串有甲基群附在其上,令有关的酶可分辨何者为“正版”编码,发现有出入时将错误部份认出和切除修复。

在1000种同类错误当中,错误配对修复机制除了一种之外,其他都可以修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