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都哈密:着重挑原判法庭所犯错误
一针见血抗辩6黄金法则

阿都哈密(左)与劳勿斯发表精湛演说。

(吉隆坡7日讯)联邦法院法官丹斯里阿都哈密提醒律师界,在上诉法庭办案,应着重挑起原判法庭所犯的错误,一针见血点出“要害”,奠下强而有力的上诉开端。

他坦言,本身不认同任由律师在法庭上“长篇大论”,反之,律师应抓紧上诉的重点,以精简兼完整,又结构完善的方式来陈述案件。

他说,律师在法庭上抗辩,就是为了说服法官,书面陈词内容务必重视3个“S” ,即简单明确(short、simple、sweet),及在准备陈词内容时,重视“准备和删除”(prepare x3 及cutx3 )的6个黄金法则。

律师必须表现有礼

阿都哈密今日在大马法律及企业研讨会上,发表“了解上诉法庭抗辩”题材的特别演说。这项研讨会由大马律师公会和大马法律期刊(MCLJ)联办。上诉庭主席丹斯里劳勿也受邀发表主题演说。

阿都哈密于2006年开始担任上诉法庭法官。他说,来到上诉庭的案件,不再争辩案件实情,反之是挑起原判法庭所犯下的错误,不论是错用法律或未援用适当的法律。

他说,本身在上诉庭审理上诉时,就发现一些律师不甚了解上诉庭所重视的问题。他说,联邦法院目前接受书面或口头陈词,不再完全依赖口头陈词。

“优秀的抗辩有6个原则,第一:是向法官明确陈述所将争辩的论点共有多少个,在奠下这个强力的基础后,还必须懂得如何应付法官的提问。

“此外,律师在法庭上必须表现有礼,不能为了代表当事人抗辩而变得情绪化。

阿都哈密说,法官“谢绝”论文式的陈词。他指出,在美国,法官主要依赖律师的书面陈词来判案。

他认为,律师应该进行全面和完整的研究与分析,再向法庭提呈精简和完整的书面陈词,以此说服法官接受和认同其看法。

法庭如律师“战场”书面陈词是最强大武器

阿都哈密把法庭形容为律师的“战场”,书面陈词为律师最强大的武器。

阿都哈密说,联邦法院为设定先例的法庭,这些先例也许将对未来的案件带来冲击。

“因此,律师必须给我们正确的指引,以便我们做出正确的判决。

“法院很少且不太可能推翻本身的判决。不过昨日,法院在马大法律系讲师阿兹米博士挑战煽动法令的案件中,推翻了法院之前的判决。”

勿向法官传授法律

阿都哈密说,律师千万要记得,不要向法官传授法律,即使准备这么做,也必须是非常有礼的。

他说,昨日审理阿兹米案件的5名法官,个个都有20年的经验,加起来是100岁的审案经验。

阿都哈密也把70年代和现代办案作个比较。他说,70年代,律师上庭办案时把一箱箱文件搬到法庭,现代则普遍使用笔记型电脑。

他忆述本身在担任副检察司时,与已故加巴星律师一起办案的经历。

“当时,加巴星带来10箱的文件,我只有一箱,当时我有感觉将会输掉官司。

“我们其实应该朝Laptop Lawyer 的方向发展,不再是口头陈词,而且可以考虑采用我今天使用的演示文稿软件(PowerPoint)。”

劳勿斯:案件注册后9个月内结案

上诉庭主席丹斯里劳勿斯说,法庭已经解决了困扰多年的案件积压问题。

他说,目前国内各级法庭审理的案件,主要都是今年注册的。

他说,自从前任联邦法院大法官敦查基采取步骤解决案件积压问题后,情况已经大大改善。

他说,上诉庭在2010年共有1万多宗待审上诉,今年10月1日的数据,待审上诉只有2850宗。

劳勿斯今日发表主题演说。

他说,国内各级法庭也几乎达到100%如期开庭审案的作业方式,就是不会轻易在开庭日,展延审讯。

他说,目前,处理商业案件的法庭及数个专门法庭(建筑、知识产权等),都能够做到从案件注册算起的9个月时间内结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