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丽莲不解吉玻几停止行动
槟无新病例还杀无赦?

(槟城7日讯)停止猎杀组织代表林丽莲质问,为何槟城自9月21日过后未出现任何疯狗症案例,但州内的捕杀行动却加强?

她在文告中说,当吉打及玻璃市已“几乎”停止捕杀流浪狗时,槟城的捕杀行动却还继续。

她说,截至9月21日,槟城只有283只狗被杀,但后来在短时间内又杀了1428只狗。

“反观玻璃市在9月23日后几乎停止杀狗,因为23日至本月5日之间,玻州局只杀了2只野狗。”

林丽莲在文告中说,她与数名代表昨日与农业与农基工业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沙比里、兽医局副总监拿督卡马鲁丁等人会面时提起,吉打共有18宗疯狗症案例,玻璃市有20宗,比槟城的4宗要多;然而,槟城捕杀的野狗数目却最多。

她说,截至本月5日,槟城共捕杀1711只野狗,吉打捕杀1693只,玻璃市捕杀299只。

林丽莲说,逻辑上,既然兽医局认为疯狗症疫情已受控制,就该停止捕杀行动。

世界兽医组织疫苗免费

“我问他们为何不停止杀狗,但没人能回答。”

林丽莲也纠正当局一些看法,即世界兽医服务组织提供的疫苗完全免费,并非收费。

“每剂疫苗的市价是65令吉,4万剂疫苗就是260万令吉,该组织会免费提供给我们。”

林丽莲说,在周二的会面上,卡马鲁丁认为注射疫苗并非应对疯狗症的有效方法,并举例,印度果阿及峇厘岛就因使用疫苗方式,而无法抑制疯狗症蔓延。

“对于卡马鲁丁的看法,出席会面的停止猎杀组织代表之一,即娜塔莎医生指出,峇厘岛当局在为野狗注射疫苗后,有效抑制疯狗症蔓延,果阿则是不久前才推行疫苗方案,现在下定论言之过早。

“娜塔莎曾直接参与亚洲地区疯狗症疫情控制工作,她认为,卡马鲁丁对真正的情况有所误解。”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