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家老汉露宿废墟可归

陆兆福(左二)向刘亚雄了解在一张沙发上度过无瓦遮头一夜的实况。左起为张聒翔、萧金良及玛丽祖丝芬。

(芙蓉7日讯)遭地主强行拆屋迫迁后,乌鲁沉香木屋区已遍地败瓦残垣,逾50户居民顿失家园,其中一名60岁华裔独居老汉更在废墟堆露宿,度过人生中最荒凉凄惨的一夜。

在家园遭捣毁后,有些居民以草席铺地,或自行以木条搭建简陋的屋顶,暂时安顿一家大小;有些家庭则举家暂时寄住在附近的廉价酒店。

尽管居民在获悉地主于昨早派出8辆神手在木屋区展开大规模拆屋行动,马上联同森州行动党国州议员尝试阻止拆屋,惟不得要领,导致大部分还未迁出该区的住户手忙脚乱,有者更是未能及时收拾细软家财,眼睁睁目睹住家被摧毁。

居民载出能够变卖的篱笆网,从而帮补搬迁开销。

检查车辆才放行

今早不少居民重返家园,收拾未来得及收拾的重要文件及财物,不少居民也从废墟中捡出烂铁变卖。

惟地主已安排数名志愿警卫员严检每一辆进入该区的车辆,并在确认驾驶者持有住家遭拆迁的报案书才被允许进入。

芙蓉区国会议员陆兆福、亚沙区国会议员张聒翔、沉香区州议员吴金财、拉杭区州议员玛丽祖丝芬也在率领居民进入木屋区收拾物品时,因而与地主派出的代表争论,结果是只要持有报案书的居民,才获准进入。

吴金财透露,靠近玉皇庙的住户共有3户没落脚处,其中有2户目前获得安顿,至于无依靠留守家园的6旬老翁,随后也获得安排到甘榜巴西的关怀安老院居住。

先报案才能进入收拾物品

陆兆福与地主代表交涉后,双方同意居民先到警局报案,在获得报案书后,才能回到乌鲁沉香内收拾还未搬走的物品。

今日出席者包括有亚沙区国会议员张聒翔、沉香区州议员吴金财、罗白区州议员萧金良、拉杭区州议员玛丽祖丝芬及万茂区州议员叶耀荣等。

4户暂住廉价酒店

陆兆福披露,昨晚被警方录取口供及释放后,他与数位州议员回到乌鲁沉香了解最新情况。其中有4户居民因没有地方住宿,而被安排暂时入住廉价酒店,他们会在这几天内寻找合适的地点搬迁。

他也希望居民尽快搬空家中的物品,否则就会被地主摧毁一切。

尽管家园被拆除,居民也从废墟中捡出木条及烂铁变卖。

砖瓦都是居民财产

陆兆福:地主无权占有

陆兆福强调,就算是被摧毁家园的一砖一瓦,甚至一块木板,都是属于居民的财产;地主无权占为己有,或禁止居民回到现场收拾。陆兆福今日偕同多名州议员回到乌鲁沉香,收集受影响居民的资料,并带领居民回到乌鲁沉香继续收拾物品或捡收木板等可回收的资源。

行动党将为乌鲁沉香木屋区受影响居民筹募搬迁费,后排左二起为张聒翔及陆兆福。
全国筹募搬迁费

他强调,即使木屋被神手及泥机车摧毁,但是木屋废墟的锌片或木板,都是属于居民的财产,可拿去变卖。虽然不值钱,但那些都是居民的财产,地主无权霸占或焚烧。他希望居民在这两三天内清空家中的物品。

他指出,之前行动党收集了157家住户登记,其中包括46户符合赔偿条件的居民。因此,该党将会发动一项全国筹款运动,为受影响住户筹募搬迁费。

该党会事前调查所有的住户,确保获得搬迁费的住户真正是住在乌鲁沉香内。

他说,为了对真正受影响的住户公平,他希望居民能诚实,若并非乌鲁沉香居民,就不要登记领取搬迁费。

三夹板遮头避雨

泥水散工●刘亚雄(63岁)

我独居在乌鲁沉香区已有9年,基于没有亲友,加上没钱租赁其他单位,当木屋被拆后我既无人投靠,也没地方落脚,只能在废墟前的一张沙发上度过无瓦遮头一夜。

昨天拆屋队伍到来时,根本无情面可言,直接命令我离开,我仅能够收拾文件及衣物,因为下午雨天的关系,我只能将衣物寄放在邻近的咖啡店,而我过后在废墟中是以三夹板遮头躲避连绵的细雨。

在还未迁入乌鲁沉香木屋区前,我是住在甘榜巴西,当年该区也面对拆迁,这次又再面临同样窘境,让我深感无奈,如今我希望能够到老人院生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