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良培养天才的土壤/南洋社论

马来西亚雇主联合会(MEF)执行董事拿督山苏丁建议,政府给予奖掖或津贴,鼓励企业聘用大学毕业后待业2年,或被裁退而失业2年的人士,避免国民失业率继续攀升。

一言以蔽之,待业者多,失业者更多。怕了吗?不,问题并不如此而已,还有后着。

山苏丁说,面对经济低迷期,企业裁员一波接一波,今年首6个月被裁退人数约1万人,就业机会萎缩首当其冲将是大学毕业生。

“2013年,政府将退休年龄调整至60岁后,就业机会锐减,导致2013年及2014年多达20万名大学毕业工作申请者遭拒或无法受聘,缺乏就业机会的问题将延伸至2018年,待老雇员退休后获得缓解。”

是政府延长退休年龄造成大学生待业或失业吗?其实, 并不尽然,否则我国不必不断引进外劳,而商家也不须喋喋不休缺乏人力。

还有,槟城政府一直高喊“严缺高科技专才”,呛声中央政府“人才难求,专才难留”,是以大批高端外资裹足不前,槟州招商失之交臂。

说到底,是咱们教育不济,大学生不能学以致用嘛!20万失业大学生,是过去二年的数字,如果再加上之前和未来可能出现的失业大军及私人界与公务员的裁员数据,怎不教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报道说,公务领域就业机会,每年减少1万3000至1万5000个,私人企业因经济问题难以聘请新雇员,有者还裁员,蚬壳石油公司宣布未来2年裁员1600人,惠普全球也裁员3万人,而金融业更早就开始缩减人力,而其他领域更是陆续有来。

山苏丁坦言,如果经济状况未见改善,明年的情况对求职者将是更严峻的考验,除非政府站出来协助,否则失业率不会有降低的可能。

是什么原因让我国待业数据如此窝囊?要嘛条件够不上,要嘛乐观点的说法是挑工作,但必须关注的是,大学生待业久了可能形成常态,衍生更严重的后遗症——“啃老族”。

每年10万失业大学生,数目庞大,问题严重,怎一句“待业”了得?我们一笔勾销不了所有的疑虑与问题,搞不好还后患无穷,而认真追究起来,恐怕还比个人与国家遭掴一巴掌,更让人脸红、愧疚与抬不起头。

大学教育与社会需求脱节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大班上课,不讲究个性化培养;传统教学,不能与社会变化接轨;只重知识,忽略通用技能培训;缺乏实践,永远都在纸上谈兵。这些都导致大学生就业后适应能力不足,与职业要求存在巨大差距。形成“企业求贤难,大学生求职难”尴尬局面。

在当前经济环境下,大学生就业难并非我国仅有,它已经成为一个全球现象。我们不难看出,大学生从性观念到心理,从消费观到就业,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也存在很多问题,有待反思和警醒。

英雄与天才向来都可遇不可求,但正如鲁迅所言,改良培养天才的土壤是可以努力的。除了朝令夕改和政治考量,这些年来,我们对教育做了什么样的决定,心态又是否摆正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