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杂交猪笼草/朱海波

狭盖猪笼草N. Ampullaria

狭盖猪笼草N. Ampullaria

曾经听说过,狮子和老虎交配,产生的后代叫狮虎,但却没有繁殖能力。而马匹和驴子交配,产生的后代叫骡子,同样也没有繁殖能力。

如果智人(也就是我们)和尼安德特人(旧石器时代的史前人类)交配,可能也能产生出“尼安智人”,说不定也同样没有了继续繁殖的能力,然而是否如此,却也无法知晓了,毕竟在这世界上,我们已经是唯一的人属动物了。

莱佛氏猪笼草N. Rafflesiana(右为上杯,左为下杯)

某些杂交不能繁殖

杏仁、苹果、樱桃都属于蔷薇科,它们之间无法杂交,但不同种的苹果之间却是可以杂交的。正如我们蒙古利亚黄种人能和尼格罗黑人或高加索白人交配,能产生出混血儿后代,而他们依旧能继续繁殖下去。

总得来说,种与种之间杂交并繁殖是可能的(如孟加拉虎与东北虎),属与属之间就不易繁殖了(如虎与狮),科与科就不再可能了(犬科与猫科)。

所以杂交猪笼草的出现,并不是什么令人惊奇的事,幸运的是,马来半岛的猪笼草品种不多,只有区区10种,很容易分辨出来。而3万种野生兰花的杂交种就令人头痛了。

杂交成侯氏猪笼草N. Hookeriana(左为上杯,右为下杯)

原种常不在近处

其实我也仅仅见过两种杂交猪笼草,照片中的“侯氏猪笼草”就是一列,它是莱佛士猪笼草和狭盖猪笼草的杂交种,遗传的样型一板一眼,令人莞尔,它有着莱佛士猪笼草的肥瘦明显的上杯及下杯,偏偏又贴上狭盖猪笼草的最大特征,狭小的盖杯。

不过令我困惑不解的是,明明这是杂交种,但它的“原种”却往往不在近左,却相隔了好一段距离。我在哥打丁宜的棕叶瀑布小溪处发现了侯氏猪笼草,却怎么也寻不到它的杂交父母,一直跨过了一公里的距离,才发现那两个东西,莱佛士猪笼草和狭盖猪笼草。

还好在暹猛马蛟峰的一处荒原上,这3种猪笼草都几乎同在一处,解开了我心中的疑惑。然而到了山腰处的翠云谷,发现了毛果猪笼草,这也是杂交种,由长青猪笼草和狭盖猪笼草杂交而成,但又怎样也无法在近处找到这两种“父母”猪笼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