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车是无奈/小黑

前些日子在乔治市看见一辆白色的雅阁迅速由我身边檫过,惊鸿一瞥,那熟悉的车牌,不就是我30年前所拥有吗?一下子撩起了对往事的甜美回忆。

和其他男生一样,当我还是壮年,也曾经痴迷转换汽车。一款又一款,前后换了接近20部。白色雅阁的车牌是我为第一辆新车购买的,用的是屋子的门牌,96号,因为平衡,非常美丽。当时只需10令吉,就可以挂在普腾勇士身上。如今看见它为雅阁拥有,换了身分,身价不凡,英姿飒爽,非常开心。   

在我们的国家,一位受新职员想要拥有一部新车,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当年我大学毕业在政府学校执教,薪金不过600令吉上下。我每天骑摩托去上班,周末骑摩托载怀孕的太太乘渡轮到槟城中央医院检查。有一天晚上回家,途中遇上滂沱大雨,路茫茫,分辨不清方向。反而希望对面有车子照亮路中央的白色分界线。

经过一年多以上,我终于储蓄足够金钱购买我的第一辆二手1200 cc 的丰田。那时候我父正罹患癌症。第一次坐上儿子购买的车子去看病,百感交集。他说,这车子不错。我为他放倒椅子,送他进入医院,又将他载回家。

黄色潜水艇闷热

因为用的都是二手车,我开始断断续续换车子。我曾经以3000令吉向友人买入福士伟根,本来是要油漆为“粉红豹”,但是喷漆工友懒惰,推搪难以调均匀。最后只能将它髹成黄色,想像就是披头士的“黄色潜水艇”。那时候有一位马来律师在英国读书完毕,驾了福士伟根从伦敦途径苏联回国,我还读过他的传记。不知为何,我的黄色潜水艇虽然拉风,却很闷热。而且常常死火,难以启动,就将它卖了。

有一天我驾了车子到高渊参观屋子。车子来到巴东丁宜天主教堂前面,突然砰的一声巨响,我的车子被一股力量推上斜坡,一口气撞断路边水果档口的3根2乘3寸的柱子。小贩们都慌忙向旁边弹开。原来是一辆马赛地要超我的车子,判断不准确,撞上我的车尾,闯了祸。小贩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有一位胖妇人说:“几天前来了一位和尚对我说,要我小心车祸。我就天天守在这里,哪里都不敢去。没有想到,车祸还是发生了。”我的车子进厂修理两个月出来,我当然将它卖了。

欧美车又重又耗油

经验告诉我,好像我们这种受薪阶级,千万不要购买欧美的二手车。我虽然不耻安倍晋三,但是不敢否认日本车性能细致,值得信任。我过去曾经使用福特,也开过豪华,都不是我辈小职员所能亲近。齐大非偶,的确如此。这些欧陆汽车又重又耗油,唯一的好处就是翻覆可以接受撞击,因此驾豪华车子的人,一般都是小心翼翼的医生、经理。

我国车子如今遍地都是。是繁荣吗?是公车系统被忽略了。我们一家四口3辆车。要不然,行不得也,哥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