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杀佛教不变精神

10月10日是“世界反死刑日”,当前“废死”的议题热烈被讨论,〈登彼岸〉特访问向来对死囚弘法不遗余力的开照法师,谈死刑的处分符合佛教的因果论吗?以及他向死囚弘法的因缘……

开照法师弘法路上与死囚特有缘。

1.请师父简述到监狱弘法的因缘。

有关走进监狱弘法的因缘,其实,我是处在“被动”,而非“主动”。

1988年,马佛总基于人手不足,到洪福寺邀约,请求安排法师轮流到监狱开示,因缘由此开启,我踏进了第一所监狱——木冠山。随着囚友们的受益,与部分囚友在转狱后,向该狱官提出申请,并稍来信件表达希望我能前往新的狱所弘法开示,顺此因缘的开展,我进而在马来西亚多个监狱弘法开示。

2010年,我前往美国,相熟学生得知我的到来,替我做连线安排,我开始探访在美监狱的囚友们,或开示或指导简单的禅修方法。

2.怎样的因缘会从监狱弘法转向死囚弘法?

当时,收到加影监狱死囚的信,述说他们对佛法与生命上的渴望,希望能为他们在黑暗中点灯。这触动了我的心,于是我开始与死囚相会,以佛法温暖他们的心房。

与死囚接触后,了解到他们对生命的困惑、忧苦,以及对佛法的热诚与学习的渴求。一旦经过佛法的洗礼后,他们的改变着实令人震惊。

在我的信念里:“失去一切是小事,尚失智慧是大事;求取外在的得失成败是小事,求得内化的智慧涵养是人生的大事”。能为在面对生命尽头走到边缘,无助的众生找到一线光明依归;让心处于“平静”状态,而非“怨恨”的离去,我觉得这是件很有意义的事。

3.死囚的学佛态度如何?会否因体会生命无常而更努力学佛?

基本上,死囚的学佛态度有两种:

1. 通过宗教上的力量,诵经、礼佛、求忏悔、累积功德。除企盼能得到奇迹出现,逃过鬼门关,也希望在面对死时,心不再那么害怕,死后不堕恶道,再得人身,进而能重新开始,对生命有了新的目标。

2. 寻找宗教上的归依修学,对治现有的烦恼,发愿报恩,重新做人。

宗教师若能定期来与他们见面,在学习上会比较能持续,有方向。这样的助缘对他们而言,是非常的重要。

面对无常的逼迫,时日无多,心会很不安,会追悔曾已犯的过失,日子变得很忧苦。这种“苦”,令死囚在学习方面会变得更加有力,这点是很肯定的。

4.监狱的本意是改造生命,但目前的监狱只执行惩罚,法师有何看法?

就目前的监狱状况来说,“改造”只是美丽的口号,大多会认为“惩罚”是直接与最有效的方式。这种以恶止恶的模式,只能对治一时,不能解决问题。反之,会更“加深”囚友们心灵上的仇恨。

目前监狱内的囚友,需要的是“心宁上的改造”,若监狱能多关注“宗教”的重要性,“尊重与平等”对待任何宗教的导师,且采取实际的行动配合;以“改善”监狱里很多不足地方,便能有助于“改造”囚友心里的问题。

5.佛教对死刑有何看法?

尊重生命是佛教的根本,“不杀生”是佛教始终不变的“原则”。

死刑只能一般“恐吓”犯罪者,安抚“受害者家属之作用”以及报复“犯错者”。这是一种“以牙还牙”的报复心态。

从佛教的因果关系来看,它只能消一时“罪有应得”之忿,却增长彼此间的“恨”与“怨”心情。

死刑在心理上,会导致人往向恶的方向发展,会助长人的残忍性,但却不能化解仇恨的重演。

其实,从深层来看,两方(犯罪者及家人、受害者及家人)都处于痛苦的深渊里。佛教相信三世轮回,大家会再次相见与再次相遇,“怨怨相报”无了期。

6.有些人认为死囚罪有应得,执行死刑符合因果,师父有何看法?

“死刑”是人为意识的判决,来自人为的“决定”,这不完全符合“罪有应得之因果论”。有句话说:“死刑”是人为所决定的因素,另,从人道角度来看,死刑非常不人道。

佛教的因果观是谁造下善或恶因,固然要受“苦或乐之果报”。当犯错者造了恶因,在法律上是应给予“惩罚”(果报),但不赞同死刑是唯一的解决途径。死刑丧失了宗教上的“悲悯”内容,和没有从根本处下手,来改造犯错的心。“他犯了罪就应处死,这是种“治标不治本”的方式,是在制造另一种“恶性循环”的仇恨。

7.现有的死刑制度被视为是种“报复式的正义”,因此有人提出“废除死刑”,以“修复式的正义”案例取代“报复式的正义”,法师对此有何看法?

主张废除死刑或保留死刑,各有理由。站在21世纪的今天,这已是文明的世界,应从心灵净化才能更有效的解决犯罪的根源,而“人道”的角度,“死刑”不是唯一惩罚的方法。所谓文明是端看人的智慧所在。生命是可贵的,对于“死刑”应向它说声“不”,“废除死刑”现正是时候。

就我个人对佛法的理解,一切众生皆热爱自己的生命,“不杀”始终是佛教不变的精神。“以慈治瞋”与“以智来处理”是佛教的精髓所在。

佛教对犯错的处理方法是,去“悲悯”众生而不是“加害”对方,主要是要让囚犯看见自己所犯下的错误,进而悔改。另,佛教的“悲心”是通过“拔苦”的正确方法来引导“受害者”,如何解脱心中的“痛”,而非增强内心的“仇恨”。

8.法师近年经常到欧美监狱弘法,能否分享欧美的监狱制度是否较人性化?对西方囚犯弘法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欧美的监狱制度确实是比较人性化的制度。他们除了“尊重囚友所选择的宗教信仰”,也给囚友一个地方与空间来集会与学习,并且对各宗教的导师很平等的对待。

探访方面:囚友与家属或朋友到来,可以有身体的接触,可以一起共餐等。

训练方面:宗教师可以申请定期或多日的“密集”的指导训练。

死刑日期:对于即将执行死刑日期,在法庭判下后,死囚与家属皆知道,各自作好心里的准备。

最后的集会:死囚可以选择一天(从早上到下午)与家人以及所邀请的朋友,一起集会聚餐,彼此间可交谈或拥抱及拍照留念。

执行当日:囚友若意愿宗教师陪伴他走完人生最后的路程,有关当局会给予尊重与配合。最特别的是在执行当日,家人及受害者的家属,皆被邀请来见证他走完最后一天。这与马来西亚方面相比,有很大的差别。

对我而言,在西方国家对囚犯弘法,最大的困难是语言的隔阂。若少了译者的伴随,与他们进行交流会有难度。

9.师父多年来选择到监狱弘法,是怎样的悲愿使你坚持向边缘的众生弘法?

面对一般平常的人,很难检视我们的慈悲心,但当你遇到一些特别的“苦难众生”时,便会挑战你的慈悲心与面对的态度。真正的慈悲,就展现在你遇到有痛苦与障碍的众生时发生,唯有面对他们,才能知道自己的极限。其实,每个角落都有“忧苦的众生”,他们渴望与希望能和正常人一样,被宽恕与重新再来。

佛教讲业影随行,我们都是业力的主人,因果还需自受,因缘和合时必会受报,这是事实。面对犯错者,当他知道已经犯错想改过自新,我们应该是“已生怨令断”,还是“令怨再生起”?

我一次又一次与死囚见面,其实是他们让我一回又一回去检验自已的功夫与修养,更从中去体会佛法的威力与实用。

死刑研讨会系列活动监狱是我家讲座
日期:10月13日
时间:晚上8时至晚上10时
主讲人:开照法师
地点:吉隆坡雪华堂
◆现场赠《死囚忏悔录》
从宗教观点探讨死刑研讨会
日期:11月1日
时间:上午9时30分至中午12时
主讲人:大马信仰与文化融合总会秘书长贝镇标博士
      生命关怀教育学会宗教导师常持法师
      大马圣经神学院研究学者兼资研中心主任
      陈汉祖博士
地点:吉隆坡雪华堂
废除死刑座谈会
日期:11月1日
时间:下午1时至下午3时
主持人:著名司仪黄志明
主讲人:马来西亚监狱弘法会法律顾问饶兆颖律师
      自在园地社会关怀中心主席郑素福
      获赦死囚、死囚家属
地点:吉隆坡雪华堂
◆现场赠《死囚忏悔录》
电话:03-2274 6645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